条顿森林的醉鱼

脑洞存放小仓库
有粮甜一甜,笑容更适合你的脸
只要我速度都快,就能关上爱情的门。

【盾冬】只有我能闻得到(ABO 信息素变异梗 一发完 修改重发)

Bucky发现他的信息素发生了变异,从而变得具有攻击性。


Summary:信息素经过调理后终于重新出现,Bucky开心的同时,也遇到了新的生活问题,他的信息素具有攻击性,正常的Alpha与omega在闻过他的信息素后轻则头昏眼花,重则哭爹喊娘,对此,Nick Fury表示,这也许会是一种新的审讯方式。


还好,只有身为血清催化高阶Alpha的美国队长表示,Bucky的味道明明很好闻!


Natasha表示,队长嗅觉绝对出了问题,记得就医。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清晨的复仇者大厦里,穿着围裙的Steve正在给Bucky准备小蛋糕,他们说好了,等Bucky在Banner的实验室里完成最后的检查后,Bucky能在第一时间吃上小蛋糕。


在Steve思索着,是在蛋糕上放樱桃还是放草莓时,Sam的惊叫打断了他的思绪。


“队长,Banner博士晕倒了!”


Steve捧着蛋糕的手一顿,脑子里闪过许多不好的回忆,“Bucky没事吧!”


刚追上来跟Sam说博士没有晕倒的Natasha突然说不出话来,直接对Steve翻了个白眼:“你的小鹿仔很好,没人说他出事了。”


“到底出什么事了?Banner还好吗?”Steve带着歉意朝Natasha笑笑。


Natasha微微皱眉,眉眼低垂:“不好说,这个事有点复杂。”


Steve还没走到实验室,便看见实验室有几个来交涉工作的Alpha特工抱着肚子,抚着头痛苦呻吟着,他们都是战士,枪炮都不能让他们改变脸色,现在一个个脸色如同从墙上抠下来的。


Bucky又失控了?打人了?不会吧!Steve紧张地冲进实验室,已经开始脑补Bucky挥动着手臂和Banner交战的画面了。


“Buck!你怎么样!”在Steve脑中大杀四方的Bucky,此时正乖乖地坐在皮椅上,鼓着腮膀子,低头玩着手指,像一只迷路的小鹿。


他闻声抬头看向Steve,绿色的眼睛闪闪发光,很快又像是做错事的孩子般,不好意思地低下头:“Steve,嗯,我没事,只是博士好像有事。”Steve这才看向Banner,他的确没有昏倒,但也快了。


“Banner,到底发生什么事了。”Steve有些小心翼翼地扶起Banner,还给他递过去一杯水,他有些担心地问道:“是Bucky的身体出现什么问题了吗?他生病了?严重吗?”


Banner看到Steve满脸忧虑,急忙说到:“不是很严重的问题,但也…….队长,你知道吧,有些人的信息素是很奇怪的味道,比如榴莲味,血腥味,过期的香水味......你不能说这是一种病,只是个体差异......”


“你是说Bucky的信息素味道奇怪?”Steve抬头看见进门的Natasha和Sam一个抱着肚子去,一个摸着头,即使极力掩饰,Steve也能看出他们神情痛苦。


Banner的脸色也不太好:“队长,你的朋友的信息素味道不能说是奇怪,它只是,具有攻击性。”他尽量委婉地解释道:“可能是长期冰冻对腺体造成伤害,一开始我只以为你的朋友,身为omega却没有信息素,只需要经过调理就可以恢复了。但现在,我发现你的朋友信息素可能还发生了变异,他会对其他omega和Alpha造成无差别攻击。”


Steve的神情有些震惊:“攻击是指?”


“如你所见,只要靠近他五米以内,轻则头昏眼花,腹痛想吐,重则…..我也不确定。”


在听到这句话的同时,Natasha悄悄在心底打消了给Bucky安排相亲的计划,开玩笑?连超级英雄都受不了的信息素,那些普通的Alpha岂不是直接暴毙?


“抱歉队长,我目前也没有办法,这世上还有很多beta,他们闻不到信息素应该不会受伤。你的朋友可以考虑找个Beta。”Banner于心不忍得安慰着Steve。


“其实我是想说,我闻道的Bucky的味道很好闻啊。”


“你真的是Alpha吧,没有谎报?”Natasha挑眉细细打量着Steve,神情是不加掩饰的惊讶,"队长,鼻子出问题了记得就医。"


“我当然说Alpha!”Steve脸有些涨红,他低头看见Bucky带着光的绿眼睛,肉肉的脸上带着淡淡期待的笑意,Steve又强调一遍:“我闻到的Bucky的味道真的很好闻,薄荷和香槟酒的味道,和七十年前一模一样!”


Banner惊讶过后努力思考片刻:"可能因为队长是血清催化的高阶Alpha,所以对同样是血清造成变异的omega有抵抗力....."Banner本来还要研究一下,但很快被生理的痛苦折磨得脸色发白:“那正好,队长你的朋友就交给你了。”穿着白色大褂的博士几乎是逃出实验室的,他觉得自己再不走,Hulk就要痛苦到出现暴走了。


“我又把你朋友吓走了是吗?”Bucky有些无奈地摇摇头,苦笑着看向Steve。他又一次搞砸了,这该死的信息素居然还会变异?


Steve很快发现实验室周围五米以内都没人了,他将椅子拖过来,坐在Bucky对面:“别丧着脸,这不是大事。”他给个Bucky一个大大的拥抱:“他们也不是被你吓走了,只是,嗯,生理反应?”好吧,Steve也不知道自己在讲什么,明明能通过语言感召群众的美国队长,面对Bucky的事马上就失去语言技能。


果然,完全没有被安慰到的Bucky,看着Steve委屈到小心翼翼地神情,反而立刻自我治愈了,他故作轻松地笑笑:“没事,反正我也不喜欢去人多的地方。”


“Bucky,我真的觉得很好闻,你的信息素。”Steve闷闷补了一句,好像在气愤其他人不懂得欣赏。


“蛋糕好了吗,我饿了。”看见Steve比当事人还要愤怒,Bucky赶紧转移话题。


“当然,你想在上面放什么水果?草莓还是樱桃。”Steve立刻兴致勃勃到将Bucky拉起来,漂亮的蓝眼睛眨也不眨地看着Bucky。


Bucky咬着腮帮子认真想了想,“不能放李子吗?”


“李子太大了放不上去,Buck,要不我们吃完蛋糕再吃李子?”


其实Bucky一直也没觉得自己的信息素有多大的杀伤力,直到有一天回神盾局时,一个做文职工作的女omega想要将手中的证件交给Bucky时。在接近Bucky后,跪在地上爆头痛哭,本来冷着脸的Bucky立刻尴尬得红了脸,手忙脚乱地想要扶起这位女士。


路过的Nick Fury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。


"Bucky都被吓得不敢来神盾局了!"Steve有些担忧地询问Banner:"真的没有抑制剂可以控制一下吗?"


"Steve你别着急,我们其实也在想办法,毕竟用让Bucky的信息素外放也不是办法,现在已经有三个部门的omega和部分Alpha请假了。"Natasha拿着数据还算冷静地和Steve说道。


"他们的请假的理由已经不是性骚扰了,是人身攻击。"Sam回想起被送就医的Alpha,背后就一阵冷汗,真不愧是被血清和冷冻压抑了七十年信息素,真是强悍。


"现在Bucky在哪?"Natasha抬头看向Steve。


"Nick Fury找他,Bucky没有让我跟着。"Steve有些不安,不过还有努力用电脑查找各种抑制剂。


Natasha表情一下变了,"我劝你还是去看看,我觉得你会生气。"


"怎么了?"Steve抬头看向Natasha。


"今天别国的间谍会被审讯......"Natasha的神情不太好。


"他不会让Bucky去.....我的天哪!"Steve直接将手中的电脑砸了,冲上审讯室找Nick Fury。


"我没做什么,Steve。"Bucky小心翼翼地哄着眼前的大高个,金发的Steve此时像一只暴怒的狮子。


"他怎么利用你做这种事!"要不是Bucky拦着,Steve的盾早就飞出去了。"审讯间谍,亏你想的出来!"


Nick Fury无所谓地耸耸肩:"不可否认,效果不错。"


"我真的没做什么。"Bucky没有撒谎,他只是走进审讯室,找了个舒服的椅子坐下,安安静静地当盆栽。


被束缚在审讯室的间谍,一个经过训练优秀Alpha士兵很快就泪流满面, 坐在椅子上哭爹喊娘,央求Bucky不要再释放信息素了,一边吐着白沫一边保证自己会说出一切情报。


Bucky诚恳的眼神没有缓和Steve的愤怒,他快速将审讯室的监控关掉,将Nick Fury赶走。


"Buck,这不是办法!"Steve将Bucky圈在自己与墙壁之间,"我想既然抑制剂不管用,你愿意试试Alpha的信息素吗?"


Steve的蓝眼睛里全是真挚,Bucky从中看到了自己瞪大双眼,神情呆愣。:"我.....不太明白你的意思。"


"用我的信息素盖过你的,Bucky,你愿意被我标记吗?让我成为你的Alpha。"


"我还以为你说不出这话。"Bucky愣了片刻突然笑了起来,眼前大只的Alpha脸渐渐红了,红印一路爬到耳后,像是神圣的太阳神神像被调皮的孩子涂上腮红,有些滑稽却可爱。


"你太可爱了,Stevie。"Bucky一把捏住Steve的脸颊,忍不住在Steve额头上留下一个吻。


Bucky的笑声让Steve郁闷,他一把抓住Bucky不安分的手,附身咬在Bucky的唇上。


Alpha缓慢地释放自己的信息素,扣住Bucky的手,渐渐移到Bucky的颊边,最后双手捧着他双颊,将他的后脑抵在墙壁上,呡咬他唇瓣,直到听见Bucky无力的喘息,Steve深深的吮吸后结束了这吻,Alpha将额头贴在omega的额头上,鼻尖同样贴在鼻尖。"你不该挑衅我,我是一个Alpha。"Steve说完又亲了亲Bucky红红的脸颊。


"你学坏了,Stevie"Bucky红着脸,大声嘟囔着。


"是跟你学的,你可别忘了,当年你总能随心所欲地勾走最好的女孩。"


"大兵,你居然记了七十年!"Bucky安慰地亲了亲Steve的鼻尖,"真酸!"


火气一下子上来的Steve,不管不顾地咬上Bucky的脖颈,在Bucky的闷声呢喃中开始行动。


热潮来袭时,Bucky觉得自己是一块即将融化在Steve手里的蛋糕,他眼前全是雾气,手脚都被Steve压制着,他只能颓然地,无力地用额头靠在墙上,任由Steve将自己的身体一点点镶入他的身体,将信息素一点点侵入他的腺体。终至完全重合。


冬日战士具有攻击性的信息素被一种很普通的香味取代,会议室里终于不再被信息素攻击的Alpha们,感动地热泪盈眶,只有Nick Fury深表遗憾。


"我怎么觉得,会议室里队长信息素的味道越来越浓了。"Sam若有所思地喃喃自语。


Natasha看向Steve,美艳的特工调皮地眨了眨眼睛,报以一个我什么都懂的微笑。


"Steve,我都闻不到自己的信息素了!"Bucky抬起手隔着衣服摸了摸自己脖子上的咬痕,小声地与Steve咬着耳朵,抱怨着Alpha的信息素太过于霸道。


Steve冲着Bucky眨了眨眼,像天空般湛蓝的双眼溢满了笑意,他轻笑一声,格外诚恳地说着:"没关系Bucky,只有我能闻得到你的信息素就行了。"


最近的我真的好沙雕。


评论(14)

热度(190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