条顿森林的醉鱼

脑洞存放小仓库
有粮甜一甜,笑容更适合你的脸
只要我速度都快,就能关上爱情的门。

【地笼 微藕饼】为什么要原谅你?(龙爹造反虐渣攻 一发完 HE)

"回头是岸?凭什么尔等口中的岸是仙境,吾辈妖族的岸就是深海?"

【注意】私设多,为什么要虐龙爹?虐渣攻啊!!!内有,龙爹造反,嗯不喜误入。

以及,真的没有脖子以下的描写呜呜呜呜!

龙爹敖广表示:我儿大,留不住。

小魔丸哪吒表示:您儿大,可推到。

昊天:哪来的孽畜?!放开我儿!

敖广:谁是你儿子?你有资格说别人?没关系,我现在教你做仙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天帝暗中离开九重天的消息传到敖广耳朵里时,他感觉的自己的每片龙鳞都兴奋得颤抖,他直接用龙尾震断枷锁,一跃而上。

当敖广冲出枷锁,穿越重重深海,重新见到湛蓝的天空时,敖广深呼一口气。好战的敖羲早已化作人形,准备潜入陈塘关大开杀戒。

身着黑衣的美颜女子如同一朵染上墨汁的莲花,立足于海上,她抿嘴看着拦住他的敖广,眉眼里带着怒气:"你这老头怕不是被关了几千年,骨头都生锈了吧。"

敖广只是淡淡瞥了敖羲一眼:"等着,先找到丙儿。"

"你没听那申公豹说的?老头,你的宝贝儿子早就被那陈塘关三太子扒皮抽筋,死无葬身之地了。"敖羲冷笑一声抬手引起朵朵水花。

"我要亲眼看看。"那小崽子还没实现诺言,去天上看看那老不死的,怎么会就这样死了?敖广轻笑着摇摇头。

"够了!你就是软弱!当年要不是你这般软弱,不听爹爹的劝告,执意要追随那天帝,我们堂堂龙族怎会落得如此下场?"敖羲愤怒地挥手,惊涛骇浪现于眼前。

敖广不愿多言,化作人形挥挥衣袖,海面又恢复了平静:"你若不听我的,便回深海待着。不管我儿变成什么样,我都要带他回家!"

敖广想过找到自己小崽子后,小崽子会有的惨样。当他提着神戟冲进李靖家,绝对没有想到,自己看到的会是那个传说中拔了自家儿子龙筋的陈塘关三太子,会像一个小姑娘一样,捧着自己的玻璃心,傲娇又霸道地要求敖丙和他踢毽子?!

敖广看向敖丙的眼里立刻闪出了水花,他上去伸手想要将自家小崽子搂入怀中,却没想到直接穿过了敖丙的身子。

他就这样呆呆地和敖丙对视,那双向来严厉看向儿子的眼睛却突然红了,"怎么回事?"压抑到极致的声音响起。

敖丙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爹爹,他像做错事的孩子,捏着手低着头:"爹爹,你别担心,仙人答应会帮我们塑造肉身的。"

"哪来的仙人?"敖广看向敖丙的眼神渐渐冷了下来,直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,敖广直接僵直了身子。

"小龙,是我。"

敖广几乎是出于本能地化出原型,一路疾飞,他甚至管不了自己儿子一脸震惊。

龙行千里本就是十分容易的事,可敖广知道身后的仙君还在紧追不放。

可被囚禁百年的龙如何是九重天仙君的对手?身着暗色华服的仙君早就拦断了敖广的前路,他就这样立于天地之间,容貌依旧丰神俊朗,举手投足之间都是从容。

他这幅面容敖广早就见得多了,百年前他就是这样,提着剑立于天地,淡然一挥手便将龙族锁入深渊。

"原来天帝也会有屈身离开九重天的一天!"

忆起前尘种种,敖广发出几近悲鸣的一声龙吟,只身向天帝撞去。

他没想到天帝只是淡淡地笑了,抬手手轻松将敖广化作人类模样,张手将敖广揽入怀中,抚摸他白若皎月的头发,无视他的悲伤与愤怒,兴奋地说着:"本君若再不到人间走一遭,如何知道小龙你给我生了个崽子?小龙你瞒我瞒的好苦。"

敖广像是被戳了痛处,神色惊恐,抬手就要推来天帝。

"本君的孩儿很好,这些年辛苦你了。"在天帝的叹息中,敖广渐渐红了眼睛,一时忘了挣扎,天帝此时压住敖广,狠狠吻上那薄唇。

黑发与白发交织,在天地间画下了最浓墨丹青的一笔。

远山的风铃声由远而近,昊天牵着敖广走上陈塘关深处小山峰的青石阶,那是他们相识的地方。

敖广还记得在这里,他捡到了仙君并决定跟其登上九重天的场景。那时的他比敖丙大不了多少,成长在陈塘关的海里,就以为天地只有那么点大。

他的父亲,当时的老龙王总喜欢将他顶在巨大的龙角上,带着他翱翔天空。老龙王指着九重天说到:"那里有一群虚伪的仙,不过是换了一身衣服的人类,掩不住腐臭味。"

"爹爹,我可听说很多神兽都在那九重天上,神鸟凤凰也在。"那时的他还是只不知事的小奶龙,鼓着腮帮子,奶声奶气地说着。

老龙王的神情倨傲,不削地用鼻子吹了一口气"那又如何,那些神兽不过是做了仙人的奴仆,我们龙族要做的,是这天地中最自由的存在。"

他也记得,他跟老龙王说准备跟天帝走之时,老龙王在发怒后,无言的颓然。喃喃自语说着:"儿大不由爹,留不住,留不住。"

"那李靖的儿子真是顽劣,本君这几日观察,他总是对丙儿动手动脚的。我看那小子不会对吾儿生了什么别的心思吧。"昊天低沉的嗓音响起,打断了敖广的思绪,他有些默然地抬头,冷冷看了昊天一眼。

"他们还是孩子,断然不会如你想的那样龌龊。"天地之间,不会再有哪个生灵敢这样同天帝说话。这样大不敬的话,昊天却笑了,他故作生气地捏了捏敖广白皙柔软的手:"不得不防,我看那丙儿同你长得像,再大些定是万人倾慕。"

就算防范,当初不也不慎遇到你了吗?敖广想着,自己父亲说过话突然在脑中浮现,张口便说出来了:"儿大留不住。"

昊天直接大笑出声来,他已经不记得,多久没有这样开怀地笑过了。

敖广从被昊天抓住,已失去了逃的心,基本就是昊天说一句,他答一句,冷漠而乖巧。

一龙一神,没有再谈百年前的恩怨,为没有谈论敖广私自逃离龙宫的罪责,只像两个归客重游故地。

在陈塘关的天帝庙里,敖广曾第一次为眼前的仙君褪去衣物,收拾坚硬的鳞片。初尝】欲的小龙被他的仙君狠狠弄了一夜,漂亮的眸子从一开始的清明到后来的呆滞,白皙的手无【】力地攀在仙君的脖【】颈上,呜【】咽着,在仙君一声轻笑后,小龙又弄【】脏了自己,他害怕极了,哭着躲入仙人怀抱。如今,天帝庙的神像早已变了,敖广看着昊天眼中积累了百年的深情,他无力反抗顺从地躺下。

——

"背叛只是对朋友与爱人而言的,敌人是绝对没有这个机会的。昊天,这是你教我的。"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享乐多年的九重天众仙君又如何能想得到,这日东海玄铁碎裂成粉末,由龙族镇守的上古妖物重见天日,一时间天光乍现,撕开漆黑天幕,日月无光,鲜血遍地,群魔乱舞。

"报!龙族攻上来了!"

九重天一时间乱作一团,有几个小仙慌忙喊到"元始天尊呢?快叫元始天尊!"

"元始天尊正闭关修炼!"

"那天帝呢?!"

"哈哈哈,还在找你们的天帝?"率先攻上天宫的敖羲,张狂地笑着,黑色的华裳挡住了九重天最后一丝金光。敖羲抬手将利爪插进一个小兵的脖颈,污红的血溅在敖羲艳丽妖媚的脸上,她向着身后笑喊到"你要不要告诉他们,他们的天帝在哪?"

仙君顺着敖羲的目光看去,直接一个修长的身影,有仙君立刻认出了来人:"大胆龙族!敖广,天帝慈悲,封你为仙君,你为何放出妖物,加害于九重天!"

"大胆妖物,你将天帝如何了?!"

"龙王敖广!回头是岸!"

本就是囚禁龙族,排斥异类,在这群仙君口中竟成了天帝恩赐?

敖广冷眼看着这些道貌岸然的嘴脸,真是好一张唇红齿白的利口!

"回头是岸?凭什么尔等口中的岸是仙境,吾辈妖族的岸就是深海?"压抑百年的愤怒到底会发酵成什么样?敖广一抬手,冰刃乍现,随之而来的是足有万丈之高的海墙,海水倾泻而下,铺天盖地地涌上九重天。

仙君们狼狈不堪地在海里逃窜,"撑住!天帝很快就回来了!"

闻言,敖羲抱着肚子笑了起来"天帝?那老家伙还在陈塘关睡觉呢!毕竟梦里什么都有啊!"

众仙君的眼神逐渐绝望,指着敖广大骂:"低劣妖物!你到底做了什么?"

做了什么?放出敖丙是他儿子的消息诱他下界,假意放低姿态诱他入梦,乘元始天尊闭关攻上九重天......太多了,敖广低头沉思片刻,冷笑两声,看向仙君们的眼神如同在看一堆死物。百年的屈服换来的不过是龙族儿郎困守于海底,众妖族受尽冷眼嘲笑,还有敖丙......想到这,敖广的声音带着愤怒:"尔等不必知道,既然众仙君都觉得震慑东海是恩赐,那东海九重地狱便是众仙君的新居!这九重天的仙宫也该让吾辈妖族享受一下!"

"这仙宫该变天了!"

敖羲欣然领命,笑着押送还活着的小仙官。

"别全都杀死。"敖广淡淡瞥了敖羲一眼,敖羲只是笑着,眼中恨意让人心寒:"当然,百年囚禁他们应当要活着享受一下。"

"梦魇来了吗?"敖广回头向众妖望去,一个轻如黑雾的身影出现:"我等很久了。"

善入人梦的梦魇妖,形似雾气无实体,昔年敖广求助于自己父亲,聚龙族全族之力,将其封入深海。

如今昊天被困入梦,也是在梦魇的帮助下。
百年前的敌人今日的朋友,百年前的爱人今日的敌人,人世易变,谁又能想的到呢?

"好,将九重天今日之景放入下界人类梦中,他们的信仰应该是吾辈妖族。"

妖族开怀的笑声响起,百年了,敖广终于再次听见同族这样快乐的笑声。

他抬头看向天边锦云乍现,看着四海水龙化形翱翔,真像天地间最自由的存在。

敖广的方法是正确的,人们在梦中观赏了一次神仙打架,猛然发现龙族的强大,纷纷在人间拆了原本的神庙,建立了龙王庙。造成无数仙官坠落。

时隔两年,闭关中的元始天尊终于得知九重天巨变,可早已神魂离体的元始天尊无法离开自己的结界。更让他为难的,是人间的信仰已经发生了改变。

"师傅,现在人间已经大乱哦!"太乙真人跪在元始天尊身前,神色焦虑。"阿些仙官,您快救哈他们!"

元始天尊摇摇头叹息道:"他们能力不够,压制不了妖族,救出来也无法改变什么。"

元始天尊立刻找到姜子牙,命他开始在人类寻找圣人,书写封神榜,期盼用新仙官改变如今现状。

申公豹得知此事后立刻领着九尾狐下界阻拦姜子牙,他绝不会让将好不容易到手的仙位拱手让人!

"申公豹走了?"敖广坐在案前,修长的手指一下下敲击在桌面上,询问着敖羲。

"刚走。你很担心?"敖羲看向敖广,漫不经心地说这话。

敖广低头没有说话,敖羲也不在意:"天帝老儿还没醒?我真想知道他现在的梦里情况如何。"

"我答应同他重归九重天后.......我自杀了。"

"嗯?"

敖广神色淡然:"我在他的梦里泣血而亡。留他一人在那九重天。"

"所以你,心软了?"敖羲的眼神一下子变得锐利。

"不会。"

"不会?那你腹中那东西是怎么来的?敖广有时我真的不明白,到底是你给他织了一个梦,还是你给自己织了一个梦?"敖羲的视线落在敖广已经隆起的小腹上,"敖广,你可不止一次入梦去陪他了!"

"我当然要去看看他悲痛欲绝的样子。"敖广有些疲惫地闭了闭眼,脑中全是昊天抱着他的身体,神色茫然的场景,想象中的快乐好像并没有很浓烈。

"想来,当他醒来后,看见自己被玄铁锁在深海中,镇守那些仙君,一定后悔再次与我见面。同当初的我一样。"

敖羲似乎对敖广的回答很满意,离开大殿时还有大笑。

时间又匆匆过了几十年,周王伐纣,申公豹和九尾狐被打回原型。

元始天尊出关,女娲现世,敖广知道一切已经结束了。

大厦将倾,敖广再也没有力挽狂澜的勇气,他再次见到昊天之时,只是笑笑:"你所钟爱的权利,我也曾得到了数年,滋味也不过如此啊!"说完,他撞向元始天尊的结界。

"爹爹!"敖丙痛苦的呼唤声响起,哪吒紧紧抱住了他,防止他冲到敖广身边,担心他会受伤。

敖广看向哪吒身畔站着的敖丙,他的小崽子眼中早已带泪,他登上九重天后,从没有一次让敖丙登上九重天,为的就是这样一天。

"别叫我爹爹,在你和那哪吒纠缠不休的时候,我就不是你爹爹了。"即使语言在严肃,敖广眼中的柔情依旧无法掩饰。

活下去。

带着龙族最后的血脉光明正大地活下去。

敖丙明白,这是诀别,他终于忍不住附在哪吒肩头哭了出来。

"天尊,一切谋逆都是我一手造成,望您放妖族一条生路。"悲怆的龙吟伴随着天帝的几近悲鸣的怒吼一同响起,敖广撞向结界之时,三魂已散。

在神智清醒的最后时刻,敖广听见昊天带着哭腔的呼唤:"我以为只要你撒气够了,就会回到我身边。所以我愿意为你入梦,乖乖待在深海.....小龙,别走啊,我求你了......我钟情于你,别走我求你了,梦中你已经离开过我一次了,别再丢下我。"

他只是艰难地看向昊天,这一眼沉淀着不舍,钟爱,遗憾.....

百年前的挚爱,百年中的思念,都是真的;一切欺骗,背叛,后悔,痛苦也是真的。

到底有没有两清,早就说不清了。

直道相思了无益,未妨惆怅是清狂。

"我不想原谅你....."所以别忘了我。

此后九界三天三夜的大雨。

天尊看着重重雨幕,听见申公豹已死的消息,深深叹息:"太乙,你说如果师傅多关注他一下,他是不是就不会误入歧途了。"

太乙真人神色凄然,无奈地摇摇头。

"妖物也是生灵,让他们去蓬莱仙境吧,那里灵力充足,合适修行。告诉他们,只要他们心向善,九重天欢迎他们......"

"那龙王敖广该如何?"

"他三魂已散应该忘记前尘了,不必纠缠了,让他去蓬莱疗伤吧。"


敖丙曾不止一次和哪吒一起上过九重天,隔着重重珠帘,他看见自己年幼的妹妹被天帝温柔地抱在怀里。

妹妹头上的龙角闪着淡淡的光,肉嘟嘟的小姑娘手里抓着蟠桃,抬头奶声奶气地问天帝:"父君,我想要爹爹了。"

"哦?吾的小姑娘想你爹爹了?"天帝低头,乌黑的长发滑落,他抬手指了指珠帘外:"你的爹爹在那里,把那里打下来,你就见到爹爹了。"

敖丙顺着天帝的目光看去,隔着千重山脉,远山的桃树顺风起伏成一片绯色的海洋,敖丙知道,那个方向是蓬莱仙境。

小姑娘举起肉手激动地喊到:"父君,哥哥说了,就是因为你总爱打打杀杀才把爹爹气走的!"

".....那父君也不知道该如何做了。"

小姑娘认真想了想,才说到"父君可以自己去那里找爹爹啊。"

"可你爹爹不愿意见我,又该如何?"

"那你就多去几次,多求求他,或者直接住在那山上。"

"父君,你还可以带我去,爹爹看到我肯定会心软的!"小姑娘软软的身子钻进天帝的怀里小声地撒着娇。

天帝若有所思地点点头。几日后,天帝下旨通知众仙官,天帝的寝宫移至蓬莱仙境。

昊天知道,他的小龙还在仙山深处等着他。



评论(29)

热度(708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