条顿森林的醉鱼

脑洞存放小仓库
有粮甜一甜,笑容更适合你的脸
只要我速度都快,就能关上爱情的门。

【地笼】什么!你说龙王有孕了?1-3(带球跑?HE)

☜天帝昊天一直想惩戒某个让敖光有孕的仙人,最后发现口中挨千刀的就是自己本人

☜我自己骂我自己
 ☜会甜一点点啦!
 ☜“天帝的爱给了众生,却没给一个生灵。”

“我做了一个梦,梦见有个小龙说要等我,即使等到白发苍苍,也绝不放弃。”

引子

成圣后忘记前尘情爱的昊天只是开心的给敖广递了一张喜帖。

敖光登上九重天时,九重天闹哄哄地,红帐连绵挂在玉砌的屋檐上,他眼睁睁看着昊天拉着天后一步一步踏上台阶,心一寸一寸地冷了下来。

最后,他洋装醉酒趴在矮桌上,将脸埋在臂弯里,听着耳畔闹腾的戏乐,任由泪水打湿衣袖。

敖光忽然明白,最让他难过的,并不是必须与一个天后分享昊天的爱;而是要与天下苍生分享天帝的爱。

天帝昊天一直想惩戒某个让自己老友敖光有孕的仙人,最后发现口中挨千刀的就是自己本人

“天帝的情给了众生,却没给一个生灵。”

“我做了一个梦,梦见有个人说要等我,即使等到白发苍苍,也绝不放弃。”

001.

“你们在说什么?”昊天的身影出现在小仙娥身后时,昊天明显看见身前两位在交谈的仙娥身子一颤。

仙娥们赶紧转身,向昊天恭敬地行了个礼,却没有一人敢接天帝的话。

自从西王母娘娘移居昆仑山后,九重天仙娥们有谁不垂涎空出的天后之位?却没人真敢动手,不为别的,就天帝自带的严厉与拒人千里之外的气息。

昊天随意地摆了摆手,脸上的神情不悲不喜,他只是淡淡道地重复了一句:“不必多礼了。你们刚才在说什么?”

两个小仙娥低着头对视了一眼,其中一个仙娥上去小声说了一句:“我们聊起东海的龙王殿下,好像有了身孕。”

昊天的声音立刻低了下来,“你们怎么知道的。”

“这事已经传遍了,那日华盖星君到九重天找太上老君求药,求得就是安胎的仙丹。”一个仙娥刚说完,另外一个仙娥赶紧补充道:“有仙官亲耳听见,太上老君告诉华盖星君,让龙王殿下吃仙丹时要注意别吃其他仙丹......”

“要说这妖兽也真是神奇,居然可以不分阴阳,不分雌雄?”

“这有什么好奇怪的,那华盖星君不也和哪吒将军,好事将近吗。”

“我觉得更神奇的,是孤傲的龙王殿下居然愿意生子。也不知道是哪位仙官得到了龙王殿下的心啊。”

昊天挑眉,直接打断了两个仙娥的对话,问道:“敖光的伴侣是为仙官?”

两个仙娥抿唇笑了:“除了仙官?这六界还有谁能让龙族看上眼的?”




昊天睁开眼睛时一腔怒火。九重天静悄悄的,时光就这样安静的流淌。天帝缓缓坐起来,将袍子搭在身上,精壮的胸膛露了出来。他揉了揉眉头,想起自己已经许久没做梦,可今天和仙娥的对话却一直出现在他梦里。

今日从别人的口中听到敖广的消息,一瞬间唤起了昊天对敖光的所有回忆。敖光是龙族优秀的战士,是他年少时唯一的伙伴,跟他有共同的理想,有相同的信仰。谁不知道,龙王年少时一只神戟让上古妖族闻风丧胆,他对敖光的印象一直是强悍,俊美,优异......有孕?一个透着柔弱的词,这让昊天有些陌生。

昊天长叹一口气,走出凌霄宝殿,看着九重天玉砌的阶梯,心中说不出的烦闷。年轻的天帝不得不承认,他年少时对敖光的确有一些超出友谊的情义。

他也的确不甘心,要不是当年许多阴差阳错,他也许就能得到敖光了。

在知道登上九重天的敖丙是敖光的孩子后,昊天也只是认为敖光找了个女孩,这也没什么,心底虽然有些郁闷,却也能接受。

如今得知敖光怀孕了,昊天一下子就惊了,心底渐渐泛起一个疑问。到底是谁,得到了如此优秀的敖光,让他放下骄傲,甘愿承欢,甘愿为其诞下龙子!

在一阵心烦意乱后,昊天垂眸想了想,不行,他要亲自去看看。




敖丙捧着仙丹站在敖光身旁,听到太上老君亲自来到东海,他还十分疑惑。“仙君是来送仙丹的吗?”敖丙亲自出东海,接到了太上老君,给太上老君恭敬地行了礼:“真的麻烦仙君了。”

太上老君捋了捋胡子,摆了摆手笑道:“华盖星君不必多礼了,说来还是本仙出了错,那仙丹服用有些禁忌,也是本仙没有说清楚,本仙想亲自去看看龙王的情况。”

敖丙的神情有些为难,抿唇看着太上老君:“爹爹现在的情况,不太能见人......”

"可本仙也只有亲眼看到,才知道用什么仙药。华盖仙君放心,本仙今日看到的,出了东海绝不会多言。"太上老君回了礼。

“可这位仙官有些陌生啊。”敖丙抬头看了看太上老君身后站着的身影。

昊天接下敖丙的目光,向他行了礼。

太上老君看到敖丙的目光,神色一僵,赶紧说到:“这是本仙的仙徒,他不敢多言的。”太上老君心底也慌,天帝不知道怎么了,大晚上将他从寝宫带出来,吵着一定要跟着来见龙王。

太上老君思量着,称呼天帝为我徒弟,这算不算占天帝便宜啊?



东海平静如镜的海面下,是昊天从未见过的苍凉。他安静地跟在敖丙身后,挑了挑眉,住在这种地方,有孕的敖光情况堪忧啊。

当见到敖光的那一刻,昊天的猜想才被证实了。

一袭白衣半卧在镇海柱旁的敖光如同一朵初绽的冰川雪莲,敖光的身形高挑精瘦,只有浑圆高耸的肚子看上去十分壮观。

敖光的容貌清冷却不似其子敖丙那样温文如玉,他的面容清冷却带着攻击性,或许是有孕的缘故,如今看起来有些脆弱柔美。

“麻烦老君跑一趟了。”敖光抬手给太上老君行了礼,他没有起身,想来身体的确不适。

昊天的目光对上了敖光的,有很快收回了。在来之前他就已经得到了太上老君肯定回答,拥有敖光的肯定是一位仙君,昊天心底不禁燃起隐秘的微怒,能得到敖光的仙君,为何不照顾好这个愿意为其有孕的龙王?

太上老君点点头,抬手用灵力试探了敖广,微微皱眉:“龙王殿下,你......”

敖光抬手示意太上老君不必多言,是根本没必要多言,腹中翻涌的小东西展示出强大的生命力,它疯狂索求着父亲的灵力,敖光自己知道这孩子必定凶险。

昊天有些疑惑地看向太上老君,他还没做出什么反应,便听见敖光清冷的声音:“仙君可有发子保下它吗?”

太上老君点点头:“它能吸收它另一位父亲的灵力,只要他父亲能来给它输送灵力,肯定能保下它.......”

敖光挑挑眉,抿了抿唇,他适时打断了太上老君“它只有我这个父亲。麻烦仙君走一趟了。”已然是送客的姿态。

堂堂仙官哪里受过这种无礼的举动,可太上老君还没有什么举动,便接到昊天带着警告的眼神。他只得长叹一口气,递了仙药给敖丙:“这个仙药每日都得吃,但这仙药伤身终不是长久之计,得要略懂医术的仙官日日观察。这是本仙的徒弟。”

一身黑衣的昊天完全是少年人的眉眼,他有了上前,在敖光清冷的目光中低头行了礼,嘴脸暗中勾起了“:师傅不在东海的日子,小仙能照顾龙王殿下。”

昊天终于可以确定这个孩子对于敖光而言很重要,能让对九重天有敌意的敖光留下一位他完全不熟悉的仙人,只为了保下这个孩子。

这是不是也说明了,敖光也很看中着孩子的亲生父亲?

昊天在黑色的岩石上翻了个身,细细回想着今日与敖光相见的每个细节,他的老友真的和以前不大一样了。

昊天还记得第一次遇到敖光的时候,那时的小龙初到人间,在泥里滚了一圈,被人类误认成蛇抓了起来。

他从人类手中留下了这条小龙,双手捧着又软又可爱的小龙。还不会化形的小龙大大的眼睛水汪汪的,又委屈又欣喜地看着他,最后只是扭动着小身子,小心翼翼地在他的手心里蹭了蹭。

到后来他们成为征战四方的朋友,一只神戟杀得上古妖魔闻风丧胆的神龙将军敖光,私底下也常被他用这件事取笑。那时的敖光也只是藏起羞红的耳朵,故作恶狠狠地瞪了他一眼。

就算后来昊天成了天帝登上九重天,和敖光的关系也就淡了,但印象里敖光身着戎装,是个会恼怒,会羞涩,意气风发,神采奕奕的少年郎。

而今日一身白衣的敖光,神情淡漠,眉眼里带着化不开的愁容,身形苍凉而脆弱。

看到这样的老友,昊天内心十分愤怒果然,还是那个让敖光有孕还不负责的仙人最可恶,九重天可容不下这种敢做不敢当的孬种,等本座找到他,必须严惩!

在昊天还在思索处罚措施的时候,敖光的声音突兀地从身后传来:“仙君要是睡不着,可以回九重天。”

他回头发现敖光还是白日那模样,一声白衣。

敖光正偏头打量着在岩石上打滚的昊天,淡漠地说着:“东海不似九重天,要是睡不惯,就回去吧。”

“我一仙人不用睡觉。”昊天摇了摇头向敖光笑了笑,很快眉眼中又带上烦忧:“龙王殿下怎么不休息?”

敖光眨了眨眼睛,一只手扶着岩石,另一只手扶着小腹,缓缓坐下。“吵得慌,我不想睡,出来走走。”

昊天愣了半晌才明白,敖光说得是深海之下日日咆哮的妖兽,“正好,我也不想睡。”

以后便没人说话了,气氛也聊聊冷下来。

反正这也没人能认出我是天帝。昊天想着,坦荡地坐在敖光身旁,墨色的长发随意散落,他不知从哪里变出一只玉笛,勾了勾嘴脸:“我给龙王吹一曲?”

昊天还不等敖光拒绝就开始,低垂着眼眸就开始演奏。

龙王哪是会乖乖坐着听曲子的性格啊,他还来不及拒绝,悠扬的曲子已经响起。

敖光挑挑眉,抬眸看了一眼昊天,他发现自从肚子里有了这个小东西后,他真的越来越有耐心了。

如春风般悠扬的曲子,让敖光不自觉放松了身体,腹中的恶心感不再强烈。半晌他缓缓说着,“我曾经也遇到一个会吹笛子的人类。”

昊天收起笛子定定看着敖光:“哦,他是你的朋友吗?”

敖光缓缓合上眼睛,似乎在回忆什么,良久才道:“也许是吧。”

昊天挑了挑眉,犹豫着问道:“他是怎么样的人?”

敖光的神情放松,低垂着眼眸,淡淡说着:“他.....是天生的王者。”

他口中说的是谁,一目了然。昊天不禁嘘声,心被缓缓提起,他想问敖光,你是怎么看我的,怪我?怨我?

最后他缓缓问出:“你怀念他吗?”

敖光没有回答。

死一般的寂静包裹住他们。

002

昊天记得自己见证了天地混沌未开之时。

他看着这块苍凉无边的大地上,无差别的日日夜夜,无趣又无聊。

直到女娲一双巧手造出了人类,终于给这个土地增加了色彩。

他见证人类,这个脆弱多病的生灵,一步一步探索百草,从而学会对抗疾病;也见证了这个渺小的生灵用智慧对抗汹涌的洪水,从而学会自救。

他们用自己的多情,善良,聪慧给这个天地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。

可就是这样的人类却学会了战争,学会了算计,学会了心怀恶意。这份恶意滋生了上古妖魔。

没有一位上神能预知这份恶意,直到妖魔现实,人间战事频发,腥风血雨,呻吟不断。

面对这样的人间,锻造红尘的神农失望至极隐于山林;用尽灵力补天的女娲,只能叹息回天无力。

冷眼旁观已久的昊天拿起宝剑,孤身坠入凡尘,决心救援人类。

在成为人类的第一个十年,他无意间救了一只被人类误伤的小龙。

在成为人类的第二个十年,他恢复了灵力,决定收复人间作恶的妖魔。

就在他以为这是一场注定孤独的战斗时,敖光出现了,这只他救过的小龙,他甚至都忘记了自己是何时救过这条小龙。

龙族的小王子化为人形,冰蓝色的龙角在阳光下闪闪发光,敖光红着脸说道:“那日多谢你救了我,我刚学会化形就来找你了,我....我想和你一起去降妖除魔。”

昊天微微偏头,仔细地打量着眼前的少年,最后才摇摇头笑道:“为什么?你也喜欢人世间?”

敖光一愣,低着头摇了摇:“我不喜欢人世,对人类也没感情。”

“那就回去吧,降妖除魔一不留神可是要送命的。没必要为了不喜欢的人类,献出自己的性命。”昊天尽量耐心地引导着刚化形的小龙。

“可我要报恩啊!”敖光仰着头,“我知道你要去人间杀那些坏妖怪,我可以和你一起呀。”

“你还太小了。”昊天温柔地低喃着,像是在哄任性的小孩。“回去吧,东海是安全的。”

“我真的很强的!”敖光不服气地嘟囔着。

昊天摆了摆手,直接甩掉了小龙。他却没想到,这条傻小龙居然跟了他一路。每次他收复妖魔之时,总有一个身影帮他开路,每次都是打了就跑,引得昊天发笑。

昊天捉着了这来去无踪的小龙,他问“你真是....这么想报恩?”

他对上小龙淡色的眼眸,少年的眼中有星辰,有山河,还有苍穹下的他。

敖光点点头,傲气地抬头:“当然,我已经向你证明了,我有能力报恩!”

昊天无奈地叹息着。“好吧。你可以跟着我。”

003

敖光的状况刚稳定下来,昊天甚至来不及欣慰,东海的妖兽便动乱了。

黑色的蛟龙将头探出岩浆,贪婪的目光停在敖广身上,“好久不见了,大哥。”

若是平日,敖光直接一声龙吟呼啸镇压,从不跟敖羲多言。如今他却难得的叹息:“敖羲,百年了,你怎么就不能安分一点呢?”

“我是不安分,大哥安分啊,把龙族变成九重天的走狗?”敖羲语气依旧具有攻击性,她不削地甩了甩龙头。

“你也是龙族的一员啊,敖羲。”敖光背靠在镇海柱上,直直看着敖羲:“你还是我妹妹。”

敖羲的目光停在敖光高挺的肚子上:“你要真把我当妹妹,就不会将我关在这!就不会还对那个忘恩忘情的老家伙留有旧情!”

敖光回避了敖羲的目光,得不到敖光的回应,敖羲更气愤,她恶狠狠地质问着:“这是不是那天帝的种?”

“敖羲,你闭嘴。”即使如今示弱,他依旧是东海妖兽不敢轻视的存在,敖光抬手直接讲敖羲镇压入岩浆。

被打入岩浆的敖羲一愣,之后便疯狂地挣扎着,冲撞结界。她每冲撞一次,敖光的脸色就白一分。站在暗处的昊天看得出,敖光已经站不住了。

昊天从上前去,一把扶住敖光,任由敖光靠在他胸口,暗中给敖光输送灵力,这一送才知道敖光体内是真的没多少灵力了。

“别在这。”敖光软嗑几声,他直接拉住昊天的手,压低了声音:“别让妖兽感觉我的异样。”

昊天攥紧了手心,他半抱住敖光:“你放心。”看着敖光倒在自己怀里,昊天的眉眼阴翳,脸色冷了下来,他抬手一成结界镇压住,岩浆恢复了平静。

想着敖光不能离东海太远,昊天抱着敖光上了岸,扶着他坐在岸边。

昊天看着怀中的敖,他淡色的睫毛低垂着,像一只脆弱的蝴蝶,不抱不知道,除了肚子,敖光身上几乎没什么肉。

或许是感受到昊天的目光,敖光缓缓抬眸,对上昊天的眼眸,半晌后,他启唇:“我以前见过你?”

评论(16)

热度(839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