条顿森林的醉鱼

脑洞存放小仓库
有粮甜一甜,笑容更适合你的脸
只要我速度都快,就能关上爱情的门。

【地笼/藕饼】放开,那是你的崽 (虐攻,有藕饼 HE)1-5

☜入魔后没得情感的龙爹与注定还债的天帝!!!

☜中间有龙王迎娶天帝(为了羞辱他的情节),不喜误入

☜虐攻虐攻虐攻

☜受命运捉弄从而认命的天帝与龙王,被魔丸与灵珠的执着坚韧所感动,从而选择与命运对抗。
☜全文7k+
引子

暗色的深渊无边无际,昊天一步步踩在碎石上,岩浆灼热的温度袭来,即使做好了准备,昊天也没想到,一向怕热的敖广会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那么久。

"我来了。"昊天温柔地看着伫立在岩浆前白衣的敖广。

"要不是你带着那么多仙官,我都快忘了,你是来跟我们龙族谈判的。"敖广淡漠地抬起头,淡淡的冷笑爬上嘴角:"你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了吗?天帝。"

1.

九重天的仙娥们传遍了,灵珠被天帝领回九重天。

其实敖丙也不知道眼前的仙君为何要带自己回九重天,他安静乖巧地跟在仙君身后。

仙君居然是天帝?还说是自己父王的朋友?敖丙思量着没注意到脚下,直接撞到昊天的背上。

"天帝陛下!"仙娥的呼唤惊得敖丙脚下不稳,昊天伸手半抱住敖丙。

仙娥收住声,目光停在天帝怀中如玉的少年身上,只一秒,仙娥赶紧低下头。

敖丙也是一怔楞,赶紧退出天帝的怀抱。"在下失礼了,陛下恕罪。"

昊天静静看着敖丙的脸庞,褐色的眸子如同一汪深泉,看不见底。俊美的天帝扶手而立,偏头对仙娥说着:"你过来,把衣服递给华盖星君。"

仙娥一瞬间没反应过来,这九重天哪有华盖星君?等等,这少年登上九重天第一天就被封位华盖星君了?仙娥藏起眼底的惊讶,毕恭毕敬地将手中华美的衣物送上。

不止仙娥惊讶,敖丙也皱眉,龙族子弟为了早登仙位不知付出了多少血泪与努力,而如今这些都抵不过天帝轻飘飘的一句话。

"陛下是不是弄错了,在下是偷盗灵珠危害陈塘关的罪人,真正的灵珠应该是陈塘关李靖之子哪吒。"敖丙重重低下头,拱了拱手"敖丙愿意接受一切惩罚,只要.....只要陛下愿意重塑哪吒的肉身。"

天帝的脸色冷了下来,语气严厉:"把衣服穿上,本座说你是华盖星君,你就是了,这无关你是不是灵珠。"

发现敖丙依旧低着头,昊天无奈的叹息着:"你放心,哪吒的身体自有定数,你该担心的是你自己,别忘了,失去身体的不止哪吒。现在可以把衣服了吧。"

语气中的纵容让仙娥吃惊,谁都知道九重天里天帝殿下到底有多严肃冷酷。

敖丙松了一口气,接过华美的衣物。仙娥的眼神敖丙不是没有看见,可眼前的仙君给他的感觉不一样,严厉却包容,敖丙试探着问道"在下有些想爹爹了,不知什么时候能见到爹爹....."

"好好待在九重天,待身体重塑好了,这天下可没人再敢拦华盖星君啊。"

敖丙浅浅地笑了,白玉般的脸庞晃得人挪不开眼。昊天抬手揉了揉敖丙的头,低沉的声音在大殿里响起。

"你可不大像你父王啊,太乖巧了。"

初登九重天的华盖星君得了天帝宠爱,夜夜留宿在凌霄宝殿,仙娥仙君们将消息传来,到后来不知怎么带上情欲色彩。

这些传闻敖丙一概不知,昊天日夜不休为他重塑身体,即使昊天不说,敖丙却能感觉到天帝身体的不适。

敖丙是第一个发现昊天晕厥的,年轻的天帝用手撑在桌上,就好像睡着了一般。

"陛下,陛下!"敖丙想起师傅曾教给他的可将灵力渡给他人,帮助救治。敖丙赶紧凝神运气。

淡色的蓝光包裹,昊天缓缓睁开眼,迷糊中看见一张白玉般的脸庞。年轻的天帝神色凄然,眼里溢出浓浓的怀念与悲痛,他伸手指尖停在敖丙的脸侧"小龙,好久不见啊,我还以为,再也见不到你了。"

"不.....我...."敖丙难得手足无措。

昊天合上双眸,再次睁开时眼中一片清明,他定神看了看敖丙,眼中一闪而过的失望。

就算再迟钝,敖丙也发现了,天帝与父王或许真的发生了什么。

"谢谢你啊,敖丙。"昊天揉了揉敖丙的头,"你救了本座。"

敖丙开了开口,最后才叹息着"是我该谢谢陛下为我重塑身体。"他试探着问道:"陛下与我父王是.....挚友?"

昊天抬头,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:"算是吧,比挚友更深的关系,嗯就像你和那哪吒一样。"

说到哪吒,敖丙似乎放松了很多。昊天发现敖丙带着笑容的脸,"和我说说你的朋友吧,哪吒是个怎样的人。"

"他呀......."

直到仙娥来点灯,敖丙才意犹未尽地说完,他喃喃低语着"也不知道哪吒现在怎么样了。"

昊天借灯光看着敖丙在微微泛红的脸庞,"他在凡间有父母师傅庇护,自然是安好的。"

少年人眼中燃起的光火让昊天动容,"那我.....什么时候才能去看看他。"

"我想很快。.....好孩子答应我,如果你发现一切非你所愿,也不需要悲伤。"

目送着敖丙带着疑惑的神情离开凌霄宝殿,昊天的神情无悲无喜。

"我还以为你会告诉他,哪吒命中有一大劫,避无可避。"元始天尊的身影出现在神殿里。

昊天脸上也没有过多的惊讶,"那孩子很重视哪吒,我又如何开得了口。"他的神情淡然而坚定:"我需要再次下凡。"

"天帝,你的灵力透支厉害,不到万不得已,为何要下凡?"元始天尊闭关已久,如今也只是灵魂出窍前来凌霄宝殿。

"本座今日已遭反噬,地牢可能破了。"

"偷逃地牢可是重罪!龙族安分百年,如今为何如此大胆?"

昊天垂眸:"龙王,也是爱子心切。"

元始天尊定定看着昊天,终于还是叹息了:"世人皆为情爱愁苦,受命运捉弄,我以为天帝冷眼看过许多年,也能参透一二,可陛下....罢了,我只提醒陛下,记住你是天帝。"

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,"世间万物有因有果,天尊放心,我只是暗中相护,绝不会破坏命运因果。"

2.

天上一天人间一年,待昊天赶到东海之时,只见人间地狱。

敖广早已震碎了玄铁锁,他忍着疼痛一跃而起,他抬手,雷声阵阵,霹雳的闪电划破乌云,照亮敖广清冷的脸庞,丧子之痛让他的眼神痛苦却疯狂,滔天巨浪伴随着陈塘关百姓的哭喊一同响起。

龙吟撕心裂肺地嘶吼,"我只让那哪吒小儿血债血偿!"

汹涌的海浪攀上高崖,一个身着红衣的身影出现,凌凌的剑光慌得人心慌。白晃晃的闪电射在海浪,仿佛无数魑魅魍魉在狂舞。早已拜别父母的哪吒手持利剑,直面风浪,"龙王,一人做事一人当,我哪吒愿意承担一切责任。"

鲜血从喉颈处涌出,太乙真人不知用何物代替了哪吒的身体,此时却化为虚无。大滴大滴的鲜血从哪吒的手臂上低落,坠在地上如同一朵朵盛夏红莲绽放,那么张扬明媚。

昊天心惊,想用灵力护住哪吒的灵魂,

可一切的错乱却发生了,昊天没想到敖丙会偷跟着他下界。

痛彻心扉的嘶吼响彻,昊天和敖广一同抬头,只见高崖上落下一个白色的身影。

敖丙颤抖着搂紧哪吒猩红破裂的身体,巨大的恐惧与痛苦让他的身体无法作出其他反应,泪水却涌了出来:"不,不是,哪吒,你看我,看我啊。"

哪吒的红衣早被鲜血染过,他逐渐涣散的瞳孔移到敖丙脸上,勾起嘴角,露出一个张扬的微笑:"小爷....小爷没事,你...你不准哭。"

"好,我不哭,太乙真人肯定能救你,哪吒你等着,我带你去找他。"

敖丙痛苦地咬住唇,想要抓住哪吒逐渐破碎的身体,只能眼睁睁看着风将怀中本该温热的低温带走。

哪吒失去神采的眸子最后看了敖丙一眼,"能见到你真好。"语音为落,敖丙怀中的身体已经完全消散。

他们上次一别,哪吒肆意张扬的笑容还历历在目,他以红莲相赠,笑着说"敖丙,等我们身体都重塑好了,我和你回东海,你要带我去看看你的爹爹啊。"

美梦被闪电撕裂,敖丙呆愣着抬眸,看着满脸担心,想要抱住他的敖广。血腥味传来,父王温暖安定的怀抱变得扭曲,敖丙神色茫然,惊叫一声,本能地抬手,狠狠推开了敖广。

敖广愣愣地看着自己身上血污的手印,抬眸对上敖丙满是泪水,痛苦不堪的眼眸。

"丙儿,是爹爹啊。"敖广伸手想要拉住敖丙。

敖丙却害怕得全身发抖,手脚并用,节节后退,苍白的小脸,神色凄然,红色的血污将敖丙白色的华服染得通红,他怀中的身体早已随风散去,他却还紧紧搂着。

"你别过来,你别过来!"

敖丙的举动终于让担心了他数百个日夜的敖广崩溃了,他停在敖丙一尺处,硬生生呕出一口鲜血。

昊天急忙上前抱住敖广摇摇欲坠的身体,直接跌坐在地上。敖广空洞的眼眸,将视线停留在乌云密布的天空。

就是这样的天,敖广想着,五百年前他引狼入室,信错了人,引得天兵铁骑踏入东海,在这样的雨天里,父亲亲手推开了他。

三百年前,他贪恋爱意,留错了人,逼得妹妹敖羲起兵造反,兵败,妹妹亲手推开了他。

如今,他爱子心切,杀错了人,他的儿子亲手推开了他。

"小龙,没事的,不是你的错,不是你的错。"

敖广的目光缓缓移到昊天的脸上,一滴冰凉的泪珠溢出眼角,他撕下龙鳞,狠狠插入昊天肩头。这样不可能造成伤害的,昊天却觉得这龙鳞狠狠插入了心里。

"是你带走了丙儿!原来是你带走了敖丙!"敖广气愤到全身颤抖,他攥紧了手中的龙鳞,似乎这是他唯一支撑。

"小龙,我很抱歉,我只是想救丙儿,我真的......"

"为什么又是你,昊天?你夺走了我爹爹,妹妹,现在还要夺走我儿子?"敖广死死盯着昊天,几声软咳,暗红色的鲜血溢出嘴角。

昊天想要躲避敖广指责的目光,却无意间发现敖广逐渐妖异的眉眼,他急忙呼喊着"小龙,停下,别入魔!"

敖广用力抿了抿唇,良久几滴泪珠划开脸庞的血污,语音空灵,"昊天,是你欠我,是你欠我!。"

昊天只能用力抱紧敖广,想要遏制剜心之痛。

终于敖广推开了他。

这就是玩弄他们的天命,越想一切如愿,却万事无法如愿。

3.

到了九重天,昊天甚至都没等到敖丙醒过来,就投入政务中了。地牢已开,上古妖族侵入人间,人间动乱,身为天帝不能不管。

仙娥来报敖丙醒了,昊天赶紧放下手中事,返回。

刚醒来的敖丙脸色还是苍白,这到底还是个孩子,昊天叹息着将仙丹放到敖丙手里。

敖丙回神看向天帝:"陛下,爹爹呢。"

昊天抿了抿嘴唇,"你爹爹回东海了。"那日龙王敖广坠入东海不见了踪影。

敖丙有些失落:"我.....我是不是做错了,爹爹会不会生我气了。"

"不会。"昊天伸手揉了揉敖丙的头,叹息着。"别担心。"

敖丙脸上却依旧悲痛,"是我对不起哪吒,如果我早点见到爹爹,爹爹就不会误会了。"

"你好好休息,别多想。"

昊天从没想过敖丙的执念会那么深,直到敖丙捧着莲花找到昊天。

昊天至今都记得,那孩子脸上浅浅的笑意,眸子里的欢喜快要溢出来"陛下,哪吒有救了。太乙真人说,灵山有佛祖,只要佛祖能用碧藕为骨,荷叶为衣救活哪吒。

昊天却皱眉了,他定定看着敖丙,眼中的挣扎还是被敖丙发现了,"这是个好方法,可敖丙你可明白,且不说求佛祖帮忙有多难,再说红莲重生后,他将不再是你认识的哪吒了。"

敖丙的动作明显一僵。

"本座不愿告诉你,起死回生的哪吒,不再是骨肉之躯,自然不再有三情六欲,他甚至不再记得你,不记得你们的过去......"昊天神色苍凉,似乎想起了什么,喃喃地自语:"很残酷,可命就是这样啊。"

敖丙的神情却坚定"没关系,总会有办法。"少年似乎回忆起了什么,脸上的神情温柔,"哪吒说过他不信命,我也不信。"

少年人神采奕奕的双眸让昊天怔愣,恍惚间好像看见了曾经的意气风发不信天命的自己。

他看着敖丙,几次启唇,却突然找不到自己的声音。

许久敖丙才打破了寂静,他犹豫着问道:"那日我看见.......陛下是否跟爹爹有什么误会?"

昊天轻轻摇摇头,"都是陈年往事不提也罢。"

敖丙看见昊天不愿意的多说,也就不好过问。

4.

风过,满山的落红如同夜晚散落的烟花,撕裂了漫天的乌云,花瓣一片一片混着夜雨的湿度,伴随着远山的风铃,牵引着小龙轻快的步伐,无数的孤独被抛掷脑后,他跑着,笑着,去见他最爱的人。

如墨的苍穹早已淡去波澜万重,星辰与日月终于相逢,男孩于那树木的尽头,不曾走过枯荣,却被绿荫捧在手中。

"多谢你救了我。"少年眉眼飞扬,脸上的笑容自信而温柔,"但我可能要回九重天了。"

活在东海的小龙总以为东海就是天地,他看着少年装满星光的瞳孔,轻叹道:"九重天?听起来好远。"

少年抬眸向他伸出了手,"小龙,你想和我去看看这天地有多大吗?"

"大哥!回家了,爹爹在叫你!"远处少女亲密的呼唤打断了他的决定,他急忙抬头对少年说道:"你等着我,我晚上告诉你答案!"

"大哥~你怎么睡着了?"

敖羲故作甜腻的声音叫醒了敖广,他快速睁开眼睛,握紧了手中的神戟,压住呼吸警惕着看向敖羲。

自从三个月前,陈塘关一别,敖广再也没见过昊天。

语音却很快变得尖锐刺耳:"满手鲜血的怪物可是没有资格睡觉的!"

敖广抬眼只见敖羲妖媚到扭曲的眉眼,逐渐加深的魔化折磨着她,让她的模样和儿时相差甚远。

"怎么?你后悔了?逼死那哪吒小儿,你的宝贝儿子不认你了,你以为你还回得了头?"敖羲似乎以激怒敖广为乐,她幸灾乐祸地笑道:"大哥你看看你自己的模样,你曾经以入魔为耻,以我为耻,现在还不变得和我一样了!"

"闭嘴。"敖广有些疲惫的合眼,淡漠地遏制敖羲发疯。

敖广的冷漠或许激怒了敖羲,她几近癫狂地嘶吼着:"我可以闭嘴,可你让天下人如何闭嘴?要不是我看见那昊天如何护着你儿子,我都不知道!你被他骗,被他搞,还给他生孩子?你说你贱不贱?你儿子情愿去找那天帝啊!"

"我说了,闭嘴!"神戟应声而出,直接划破敖羲的脸庞,"休得放肆,敖羲,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?"

"杀我?你该杀的不是我!你该杀是九重天嘲笑过龙族的仙官!是高高在上藐视一切的元始天尊!是欺你,害你,囚你的天帝!"敖羲的眉眼透着一种被鲜血染过的艳丽,她如同一把锋利而美丽的弯刀。

敖广安静地看着她,他无法感受到敖羲的愤怒,自从入魔后,他甚至无法感受到任何情绪,那些美好的,痛心的感情好像都被剥离了。他始终保持着理智,想一个旁观者,淡漠地看着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。

他看着格外不堪的敖羲,神色冷淡:"敖羲,你这幅模样同尚未分化的魔物有何不同?血债当血尝,我没忘,龙族也不可能忘。"他"抬手,让玄色铁链死死捆住敖羲,越来越紧的铁链迫使她化作原型,敖羲惊叫一冷死死瞪着敖广。

谷底岩浆冷却成黑色的座椅,敖广旋身坐上,单手倚着头,居高临下看着敖羲:"别再激怒我了,敖羲。别忘了,我才是龙王,龙族的未来还在我手上。"

"可我们错信那申公豹,天威即将降临,龙族已是末路。"

敖广低垂着眼眸,脸上无悲无喜:"申公豹带着九尾妖狐与石姬妖怪逃了,上古妖族逃入人间,人间即将大乱。你以为九重天上那些养尊处优的神仙们能控制得了?"

敖羲的神情逐渐清明,她语气也渐渐平和"你的意思是,祸水东引?"

"只要人间够乱,元始天尊迟早会求助于龙族,你还怕龙族没有熬出头的一天?"

5.

千年妖狐伏在纣王耳畔,几句软语便让人间流血不止。地府冤魂痛苦呻吟,人间难民辗转流离,九重天又如何安宁?

闭关的元始天尊下令姜子牙在人间书写封神榜,可还是无法遏制事态。

雪上加霜的,是元始天尊闭关修炼遇瓶颈,需要借东海的龙珠,才可突破。

敖广说得没错,九重天会向龙族示弱的,就和百年前一样,他们对龙族的实力认可又畏惧,龙族对天帝而言,是一把刀,安宁会自伤,危难时却可自救。

让仙官们不解地,是天帝会亲自踏入东海,来示好求和。

暗色的深渊无边无际,昊天一步步踩在碎石上,岩浆灼热的温度袭来,即使做好了准备,昊天也没想到,一向怕热敖广会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那么久。

"我来了。"昊天温柔地看着伫立在岩浆前白衣的敖广。

"要不是你带着那么多仙官,我都快忘了,你是来跟我们龙族谈判的。"敖广淡漠地抬起头,淡淡的冷笑爬上嘴角:"你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了吗?天帝。"

昊天好像松了一口气,"我做好了付出一切的准备。"

敖广微微偏头,上下打量着天帝,良久才淡淡吐出:"你老了,"他合眸而立"你的一切一文不值。"

昊天暗色的瞳孔紧紧收缩,他深吸一口气,收起温柔,缓缓上前,"九重天的确愧对龙族,可龙族也失信在先,如今地牢已开,上古妖族霍乱三界,龙族儿郎岂能置身事外。"

一旁的敖羲冷笑,"天帝又如何知道,同为妖兽,龙族会不会倒向上古妖族呢?跟何况那申公豹还是敖丙的师傅呢。"她刻意提到敖丙,就是要让天帝明白,他的血脉也是龙族。

"温柔是为了迷惑敌人。这是才是你啊,昊天。"敖广只是淡淡看着,九重天上庄重的天帝取代了刚才温柔的男人,"敖羲无礼了,天帝别在意。"

"你们不会,"昊天笃定地上前,"因为你们更想要九重天的人情,你更想要我的人情。所以,龙王,想要什么明说吧。"

死一般的寂静,良久,敖广才说到"那天帝答应我三件事,我便同意相助九重天。"

"说吧。"

"第一件事,我要天帝当着三界的面下嫁于我。"

不管是仙官或是敖羲都是震惊的,他们甚至不该相信自己的耳朵,神色茫然。

昊天也是一时的怔愣,敖广走近了昊天,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,轻笑道:"你曾强迫我于你床畔,这份耻辱你该还回来。"

"你把那些日子当成耻辱?"昊天直直看着敖广,一字一句说得咬牙切齿。

敖广靠在昊天耳畔,轻轻叹息:"难不成,当成情爱吗?"他很快往后退了一步"天帝若不答应,且不必再谈。"

"这怎么能答应?天帝下嫁,前所未闻!"

"奇耻大辱!"

"有损天威啊!"

昊天身后的仙官窃窃私语,声音回荡在深渊中。

"本座可以答应,不过本座还想要借东海龙珠一用。"

"陛下!""陛下!"

一旁冷眼看了许久的月老,上前向敖广行了一个礼:"龙王,天帝下嫁有损天威......"

"我给你们选择的余地了。"

月老摇摇头,"能否请龙王退一步,只让在座的众位知道天帝下嫁。"

几位仙官的神色有些疑惑,不明白月老的用意。

"你的意思是?"

"天帝下嫁,以面纱掩面,别告知天下。"众仙官一下明白了过来,龙王无礼的要求提的坚决,如此做的确是挽回颜面的方法。

"掩耳盗铃,的确是你们九重天的风格。"敖羲张扬地笑着,对九重天的虚伪厌恶到了极致。

敖广仔细看着昊天,希望从他眼中找到羞耻,不过昊天的神情却淡然,好像并不把这耻辱当回事。

敖广有些失望,不过想着来日方长,他点头:"可以,三日之后,是个好日子,我要看着三界的人来参加婚礼。"

两三次发完全文,下章全面虐攻(也许)

【地笼 微藕饼】为什么要原谅你?(龙爹造反虐渣攻 一发完 HE)

"回头是岸?凭什么尔等口中的岸是仙境,吾辈妖族的岸就是深海?"

【注意】私设多,为什么要虐龙爹?虐渣攻啊!!!内有,龙爹造反,嗯不喜误入。

以及,真的没有脖子以下的描写呜呜呜呜!

龙爹敖广表示:我儿大,留不住。

小魔丸哪吒表示:您儿大,可推到。

昊天:哪来的孽畜?!放开我儿!

敖广:谁是你儿子?你有资格说别人?没关系,我现在教你做仙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在天帝暗中离开九重天的消息传到敖广耳朵里时,他感觉的自己的每片龙鳞都兴奋得颤抖,他直接用龙尾震断枷锁,一跃而上。

当敖广冲出枷锁,穿越重重深海,重新见到湛蓝的天空时,敖广深呼一口气。好战的敖羲早已化作人形,准备潜入陈塘关大开杀戒。

身着黑衣的美颜女子如同一朵染上墨汁的莲花,立足于海上,她抿嘴看着拦住他的敖广,眉眼里带着怒气:"你这老头怕不是被关了几千年,骨头都生锈了吧。"

敖广只是淡淡瞥了敖羲一眼:"等着,先找到丙儿。"

"你没听那申公豹说的?老头,你的宝贝儿子早就被那陈塘关三太子扒皮抽筋,死无葬身之地了。"敖羲冷笑一声抬手引起朵朵水花。

"我要亲眼看看。"那小崽子还没实现诺言,去天上看看那老不死的,怎么会就这样死了?敖广轻笑着摇摇头。

"够了!你就是软弱!当年要不是你这般软弱,不听爹爹的劝告,执意要追随那天帝,我们堂堂龙族怎会落得如此下场?"敖羲愤怒地挥手,惊涛骇浪现于眼前。

敖广不愿多言,化作人形挥挥衣袖,海面又恢复了平静:"你若不听我的,便回深海待着。不管我儿变成什么样,我都要带他回家!"

敖广想过找到自己小崽子后,小崽子会有的惨样。当他提着神戟冲进李靖家,绝对没有想到,自己看到的会是那个传说中拔了自家儿子龙筋的陈塘关三太子,会像一个小姑娘一样,捧着自己的玻璃心,傲娇又霸道地要求敖丙和他踢毽子?!

敖广看向敖丙的眼里立刻闪出了水花,他上去伸手想要将自家小崽子搂入怀中,却没想到直接穿过了敖丙的身子。

他就这样呆呆地和敖丙对视,那双向来严厉看向儿子的眼睛却突然红了,"怎么回事?"压抑到极致的声音响起。

敖丙从来没见过这样的爹爹,他像做错事的孩子,捏着手低着头:"爹爹,你别担心,仙人答应会帮我们塑造肉身的。"

"哪来的仙人?"敖广看向敖丙的眼神渐渐冷了下来,直到一个熟悉的声音响起,敖广直接僵直了身子。

"小龙,是我。"

敖广几乎是出于本能地化出原型,一路疾飞,他甚至管不了自己儿子一脸震惊。

龙行千里本就是十分容易的事,可敖广知道身后的仙君还在紧追不放。

可被囚禁百年的龙如何是九重天仙君的对手?身着暗色华服的仙君早就拦断了敖广的前路,他就这样立于天地之间,容貌依旧丰神俊朗,举手投足之间都是从容。

他这幅面容敖广早就见得多了,百年前他就是这样,提着剑立于天地,淡然一挥手便将龙族锁入深渊。

"原来天帝也会有屈身离开九重天的一天!"

忆起前尘种种,敖广发出几近悲鸣的一声龙吟,只身向天帝撞去。

他没想到天帝只是淡淡地笑了,抬手手轻松将敖广化作人类模样,张手将敖广揽入怀中,抚摸他白若皎月的头发,无视他的悲伤与愤怒,兴奋地说着:"本君若再不到人间走一遭,如何知道小龙你给我生了个崽子?小龙你瞒我瞒的好苦。"

敖广像是被戳了痛处,神色惊恐,抬手就要推来天帝。

"本君的孩儿很好,这些年辛苦你了。"在天帝的叹息中,敖广渐渐红了眼睛,一时忘了挣扎,天帝此时压住敖广,狠狠吻上那薄唇。

黑发与白发交织,在天地间画下了最浓墨丹青的一笔。

远山的风铃声由远而近,昊天牵着敖广走上陈塘关深处小山峰的青石阶,那是他们相识的地方。

敖广还记得在这里,他捡到了仙君并决定跟其登上九重天的场景。那时的他比敖丙大不了多少,成长在陈塘关的海里,就以为天地只有那么点大。

他的父亲,当时的老龙王总喜欢将他顶在巨大的龙角上,带着他翱翔天空。老龙王指着九重天说到:"那里有一群虚伪的仙,不过是换了一身衣服的人类,掩不住腐臭味。"

"爹爹,我可听说很多神兽都在那九重天上,神鸟凤凰也在。"那时的他还是只不知事的小奶龙,鼓着腮帮子,奶声奶气地说着。

老龙王的神情倨傲,不削地用鼻子吹了一口气"那又如何,那些神兽不过是做了仙人的奴仆,我们龙族要做的,是这天地中最自由的存在。"

他也记得,他跟老龙王说准备跟天帝走之时,老龙王在发怒后,无言的颓然。喃喃自语说着:"儿大不由爹,留不住,留不住。"

"那李靖的儿子真是顽劣,本君这几日观察,他总是对丙儿动手动脚的。我看那小子不会对吾儿生了什么别的心思吧。"昊天低沉的嗓音响起,打断了敖广的思绪,他有些默然地抬头,冷冷看了昊天一眼。

"他们还是孩子,断然不会如你想的那样龌龊。"天地之间,不会再有哪个生灵敢这样同天帝说话。这样大不敬的话,昊天却笑了,他故作生气地捏了捏敖广白皙柔软的手:"不得不防,我看那丙儿同你长得像,再大些定是万人倾慕。"

就算防范,当初不也不慎遇到你了吗?敖广想着,自己父亲说过话突然在脑中浮现,张口便说出来了:"儿大留不住。"

昊天直接大笑出声来,他已经不记得,多久没有这样开怀地笑过了。

敖广从被昊天抓住,已失去了逃的心,基本就是昊天说一句,他答一句,冷漠而乖巧。

一龙一神,没有再谈百年前的恩怨,为没有谈论敖广私自逃离龙宫的罪责,只像两个归客重游故地。

在陈塘关的天帝庙里,敖广曾第一次为眼前的仙君褪去衣物,收拾坚硬的鳞片。初尝】欲的小龙被他的仙君狠狠弄了一夜,漂亮的眸子从一开始的清明到后来的呆滞,白皙的手无【】力地攀在仙君的脖【】颈上,呜【】咽着,在仙君一声轻笑后,小龙又弄【】脏了自己,他害怕极了,哭着躲入仙人怀抱。如今,天帝庙的神像早已变了,敖广看着昊天眼中积累了百年的深情,他无力反抗顺从地躺下。

——

"背叛只是对朋友与爱人而言的,敌人是绝对没有这个机会的。昊天,这是你教我的。"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享乐多年的九重天众仙君又如何能想得到,这日东海玄铁碎裂成粉末,由龙族镇守的上古妖物重见天日,一时间天光乍现,撕开漆黑天幕,日月无光,鲜血遍地,群魔乱舞。

"报!龙族攻上来了!"

九重天一时间乱作一团,有几个小仙慌忙喊到"元始天尊呢?快叫元始天尊!"

"元始天尊正闭关修炼!"

"那天帝呢?!"

"哈哈哈,还在找你们的天帝?"率先攻上天宫的敖羲,张狂地笑着,黑色的华裳挡住了九重天最后一丝金光。敖羲抬手将利爪插进一个小兵的脖颈,污红的血溅在敖羲艳丽妖媚的脸上,她向着身后笑喊到"你要不要告诉他们,他们的天帝在哪?"

仙君顺着敖羲的目光看去,直接一个修长的身影,有仙君立刻认出了来人:"大胆龙族!敖广,天帝慈悲,封你为仙君,你为何放出妖物,加害于九重天!"

"大胆妖物,你将天帝如何了?!"

"龙王敖广!回头是岸!"

本就是囚禁龙族,排斥异类,在这群仙君口中竟成了天帝恩赐?

敖广冷眼看着这些道貌岸然的嘴脸,真是好一张唇红齿白的利口!

"回头是岸?凭什么尔等口中的岸是仙境,吾辈妖族的岸就是深海?"压抑百年的愤怒到底会发酵成什么样?敖广一抬手,冰刃乍现,随之而来的是足有万丈之高的海墙,海水倾泻而下,铺天盖地地涌上九重天。

仙君们狼狈不堪地在海里逃窜,"撑住!天帝很快就回来了!"

闻言,敖羲抱着肚子笑了起来"天帝?那老家伙还在陈塘关睡觉呢!毕竟梦里什么都有啊!"

众仙君的眼神逐渐绝望,指着敖广大骂:"低劣妖物!你到底做了什么?"

做了什么?放出敖丙是他儿子的消息诱他下界,假意放低姿态诱他入梦,乘元始天尊闭关攻上九重天......太多了,敖广低头沉思片刻,冷笑两声,看向仙君们的眼神如同在看一堆死物。百年的屈服换来的不过是龙族儿郎困守于海底,众妖族受尽冷眼嘲笑,还有敖丙......想到这,敖广的声音带着愤怒:"尔等不必知道,既然众仙君都觉得震慑东海是恩赐,那东海九重地狱便是众仙君的新居!这九重天的仙宫也该让吾辈妖族享受一下!"

"这仙宫该变天了!"

敖羲欣然领命,笑着押送还活着的小仙官。

"别全都杀死。"敖广淡淡瞥了敖羲一眼,敖羲只是笑着,眼中恨意让人心寒:"当然,百年囚禁他们应当要活着享受一下。"

"梦魇来了吗?"敖广回头向众妖望去,一个轻如黑雾的身影出现:"我等很久了。"

善入人梦的梦魇妖,形似雾气无实体,昔年敖广求助于自己父亲,聚龙族全族之力,将其封入深海。

如今昊天被困入梦,也是在梦魇的帮助下。
百年前的敌人今日的朋友,百年前的爱人今日的敌人,人世易变,谁又能想的到呢?

"好,将九重天今日之景放入下界人类梦中,他们的信仰应该是吾辈妖族。"

妖族开怀的笑声响起,百年了,敖广终于再次听见同族这样快乐的笑声。

他抬头看向天边锦云乍现,看着四海水龙化形翱翔,真像天地间最自由的存在。

敖广的方法是正确的,人们在梦中观赏了一次神仙打架,猛然发现龙族的强大,纷纷在人间拆了原本的神庙,建立了龙王庙。造成无数仙官坠落。

时隔两年,闭关中的元始天尊终于得知九重天巨变,可早已神魂离体的元始天尊无法离开自己的结界。更让他为难的,是人间的信仰已经发生了改变。

"师傅,现在人间已经大乱哦!"太乙真人跪在元始天尊身前,神色焦虑。"阿些仙官,您快救哈他们!"

元始天尊摇摇头叹息道:"他们能力不够,压制不了妖族,救出来也无法改变什么。"

元始天尊立刻找到姜子牙,命他开始在人类寻找圣人,书写封神榜,期盼用新仙官改变如今现状。

申公豹得知此事后立刻领着九尾狐下界阻拦姜子牙,他绝不会让将好不容易到手的仙位拱手让人!

"申公豹走了?"敖广坐在案前,修长的手指一下下敲击在桌面上,询问着敖羲。

"刚走。你很担心?"敖羲看向敖广,漫不经心地说这话。

敖广低头没有说话,敖羲也不在意:"天帝老儿还没醒?我真想知道他现在的梦里情况如何。"

"我答应同他重归九重天后.......我自杀了。"

"嗯?"

敖广神色淡然:"我在他的梦里泣血而亡。留他一人在那九重天。"

"所以你,心软了?"敖羲的眼神一下子变得锐利。

"不会。"

"不会?那你腹中那东西是怎么来的?敖广有时我真的不明白,到底是你给他织了一个梦,还是你给自己织了一个梦?"敖羲的视线落在敖广已经隆起的小腹上,"敖广,你可不止一次入梦去陪他了!"

"我当然要去看看他悲痛欲绝的样子。"敖广有些疲惫地闭了闭眼,脑中全是昊天抱着他的身体,神色茫然的场景,想象中的快乐好像并没有很浓烈。

"想来,当他醒来后,看见自己被玄铁锁在深海中,镇守那些仙君,一定后悔再次与我见面。同当初的我一样。"

敖羲似乎对敖广的回答很满意,离开大殿时还有大笑。

时间又匆匆过了几十年,周王伐纣,申公豹和九尾狐被打回原型。

元始天尊出关,女娲现世,敖广知道一切已经结束了。

大厦将倾,敖广再也没有力挽狂澜的勇气,他再次见到昊天之时,只是笑笑:"你所钟爱的权利,我也曾得到了数年,滋味也不过如此啊!"说完,他撞向元始天尊的结界。

"爹爹!"敖丙痛苦的呼唤声响起,哪吒紧紧抱住了他,防止他冲到敖广身边,担心他会受伤。

敖广看向哪吒身畔站着的敖丙,他的小崽子眼中早已带泪,他登上九重天后,从没有一次让敖丙登上九重天,为的就是这样一天。

"别叫我爹爹,在你和那哪吒纠缠不休的时候,我就不是你爹爹了。"即使语言在严肃,敖广眼中的柔情依旧无法掩饰。

活下去。

带着龙族最后的血脉光明正大地活下去。

敖丙明白,这是诀别,他终于忍不住附在哪吒肩头哭了出来。

"天尊,一切谋逆都是我一手造成,望您放妖族一条生路。"悲怆的龙吟伴随着天帝的几近悲鸣的怒吼一同响起,敖广撞向结界之时,三魂已散。

在神智清醒的最后时刻,敖广听见昊天带着哭腔的呼唤:"我以为只要你撒气够了,就会回到我身边。所以我愿意为你入梦,乖乖待在深海.....小龙,别走啊,我求你了......我钟情于你,别走我求你了,梦中你已经离开过我一次了,别再丢下我。"

他只是艰难地看向昊天,这一眼沉淀着不舍,钟爱,遗憾.....

百年前的挚爱,百年中的思念,都是真的;一切欺骗,背叛,后悔,痛苦也是真的。

到底有没有两清,早就说不清了。

直道相思了无益,未妨惆怅是清狂。

"我不想原谅你....."所以别忘了我。

此后九界三天三夜的大雨。

天尊看着重重雨幕,听见申公豹已死的消息,深深叹息:"太乙,你说如果师傅多关注他一下,他是不是就不会误入歧途了。"

太乙真人神色凄然,无奈地摇摇头。

"妖物也是生灵,让他们去蓬莱仙境吧,那里灵力充足,合适修行。告诉他们,只要他们心向善,九重天欢迎他们......"

"那龙王敖广该如何?"

"他三魂已散应该忘记前尘了,不必纠缠了,让他去蓬莱疗伤吧。"


敖丙曾不止一次和哪吒一起上过九重天,隔着重重珠帘,他看见自己年幼的妹妹被天帝温柔地抱在怀里。

妹妹头上的龙角闪着淡淡的光,肉嘟嘟的小姑娘手里抓着蟠桃,抬头奶声奶气地问天帝:"父君,我想要爹爹了。"

"哦?吾的小姑娘想你爹爹了?"天帝低头,乌黑的长发滑落,他抬手指了指珠帘外:"你的爹爹在那里,把那里打下来,你就见到爹爹了。"

敖丙顺着天帝的目光看去,隔着千重山脉,远山的桃树顺风起伏成一片绯色的海洋,敖丙知道,那个方向是蓬莱仙境。

小姑娘举起肉手激动地喊到:"父君,哥哥说了,就是因为你总爱打打杀杀才把爹爹气走的!"

".....那父君也不知道该如何做了。"

小姑娘认真想了想,才说到"父君可以自己去那里找爹爹啊。"

"可你爹爹不愿意见我,又该如何?"

"那你就多去几次,多求求他,或者直接住在那山上。"

"父君,你还可以带我去,爹爹看到我肯定会心软的!"小姑娘软软的身子钻进天帝的怀里小声地撒着娇。

天帝若有所思地点点头。几日后,天帝下旨通知众仙官,天帝的寝宫移至蓬莱仙境。

昊天知道,他的小龙还在仙山深处等着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