条顿森林的醉鱼

脑洞存放小仓库
有粮甜一甜,笑容更适合你的脸
只要我速度都快,就能关上爱情的门。

【地笼12h/2:00】他说,都是真的(一发完 虐攻HE)

☜国庆快乐啦,看了那么多渣攻天帝,为啥不能有一个隐忍深情攻(不喜误入),虐攻!应该是一个你们没有见过的天帝mmmm

☜得神龙相助者,得三界。

☜"上古妖族,千年龙族,龙王敖广现解除封印,祭众妖复出,重燃这岩浆烈火,焚了那九重天众仙!"

☜还以为不爱了,其实只是将情爱埋得很深了些,深到只有仙骨具碎才能看见。

☜本篇文章有些语句出自歌曲君临天下(小魂唱的!超好听!)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文
1.(回忆)

微风吹起前夜被雨水打落的山茶花,一路颠簸将其送到海畔。平静的海面如同一面有些凹凸,反着光的镜子。一个黑色的身影立于海面上,满天繁星温柔落在他身上,他像是穿了一件坠满宝石的衣袍,举手投足皆是高贵从容。

他就站在那,风姿迢迢,天尽头的北辰星破空绽放,照在他身上,成了敖广心中的日月无双。

"你叫什么名字?"敖广能听见自己的声音,带着欣赏与好奇:"我叫敖广,你叫什么名字?"

低沉的声音划破空气:"帝俊。"

"帝俊?很好听的名字。你为什么皱着眉?"

帝俊轻轻摇摇头:"只是争斗,无碍的。"。

敖广在海里翻了个身,用尾巴溅起水花,他有些疑惑,不解地问道:"何为争斗?为什么争斗?"

"为了让诸天苍穹都俯首颂扬,让江河湖海皆屈膝浩荡。"年轻的帝俊垂眸低笑,向海中不知世事的游龙伸出了手:"敖广,你想同我去看看吗?"

此后世人皆知帝俊身畔不仅有一只威猛的猛虎,还有一只神龙。神龙威武不凡,所到之处战无不胜,穿云端翱翔,啸四海八荒。

传言不假,得神龙相助者,得三界。

这样骄傲的龙族却只为一人低头。

很快黄帝带其族人宣告臣服,炎帝带其族人远走他乡,帝俊成为世人心中的信仰,位列仙班。

2.

"爹爹,爹爹!"小奶龙稚嫩的声音传来,敖广从梦中惊醒,茫然四顾,只见冷白的玄铁与猩红的岩浆。

"爹爹你睡着了?"银白的小龙在敖广眼前蹦跶个不停,小龙看向敖广,那双眸子仿佛承载着星河,像极了梦中的故人。

敖广听见自己沙哑的声音:"是啊,爹爹还做梦了。"他已经百年没有做过梦了。

"爹爹,梦到什么了?"敖丙偏头奶声奶气地问道。

梦到龙族骄傲的过往。敖广看着四周地狱般的岩浆,突然哑语。过了良久,他才缓缓说到:"梦到丙儿位列仙班,重振龙族。"

敖广看着敖丙茫然无措的模样,他知道这样的话对于小龙来说还太早了,可他没办法,自己唯一的儿子也是龙族唯一的希望。

"爹爹,天上很好吗?"敖丙糯糯地问着,"爹爹也会和我一起去吗?"

敖广看着玄铁锁链下,自己早已被震碎的龙骨,低垂了眼眸:"那九重天好不好都要丙儿自己去看看,无论如何我都会跟着你。"

"那好吧。"小奶龙点了点头,软软地用脑袋蹭了蹭敖广的脸庞。

真粘人,性子又软,一点不像那人。敖广闭上眼,安静地感受脸庞的温暖。

一切的期盼,希望止步于申公豹带来的告知,丙儿死了,还没来得及登上仙位就死在了陈塘关三太子手里。

失子之痛与多年筹划落空的愤恨,反复折磨着敖广的心智,凄惨的龙吟响彻东海,久久不能平息。

敖羲尖厉的笑声突兀的响起,黑色的蛟龙从岩浆里探出头来:"我的兄长,你还记得你的族人吗?我以为,你当那天帝老儿的奴隶当久了,都忘记了我们是龙族。"

"我当然记得!我们是骄傲的神龙!"

"可天下人不记得!那些享乐的仙君都忘了!我们的能力!上古妖族的能力!"敖羲的好战百年未变,她的眼里全是不甘与愤怒。

"做个交易吧,大哥~"

敖广最后看了一眼环境恶劣的深海,是啊,他的妖族同胞们,他已经让他们在这里委屈了数百年了。

良久后,敖广清冷的声音在洞穴里响起:"吾儿之仇,吾族之仇,不能不报!是时候让他们都想起来吧。"

这就是族人?昊天,原来当初的你是这样的感觉吗?

3.(回忆)

仙官都知道,帝俊身旁的神龙降得了上古妖族,镇得住远古邪灵。连敖广自己都不记得,东海深渊里,他放进了多少妖怪。

初登九重天,敖广才发现,这九重天本就没有帝俊说得那样美好。

他不愿意去听那些仙官裹着嘲讽的赞美,他理解不了,也不愿意去理解。

佳节宴会,他更愿意独自坐在绯红的桃花树下。风过落花如同一场绯色的烟雨,这里让他想起东海的细雨。

"帝俊?"敖广看见帝俊的身影出现在桃树下,眼神的高兴被很快地掩饰住,神龙清冷孤傲的声音又响起:"你来这里干什么,怎么不去和那些仙官说话?"

帝俊被小龙掩耳盗铃的小模样逗笑了,他伸手一把将敖广拉入怀中:"很明显,我更愿意在你这里,你呢,为什么喜欢在这里。"

"我不喜欢和他们在一起。"在敖广的认知里,这是多正常的事啊,"喜欢就待在一起,不喜欢就离开。"

帝俊抿了抿唇,抱紧了怀中的敖广:"好,不喜欢就不去,我的小龙说的对。"

敖广却不知道他平日的行为会被那些仙官说成怀有异心。

那时的九重天,天帝之位空悬,多得是自诩仙资高能力好的仙官。元始天尊从不集())权,他崇尚万物皆有灵,尊重每个人的意见。每位仙都有话语权,心思难免就多了起来。

那日,好战的敖羲反了,敖广亲自降服了自己的亲妹妹,刚到仙门便被玄铁锁扣住。

他永远也忘不了,玄铁锁落在他身上的疼痛,那一天仙官们列席满座,表情是带着仇视的快意,他们一排一排高喊着"天尊下界前给予了众仙权利,我们有权处理所有危险!"

"但凡妖族必有异心!"

"今天反的是他的妹妹,明天反的是谁就说不准了!"

声音起伏不定,敖广被锁链狼狈地束缚在地上,他抬头看着这些仙君,他们的模样比敖广见到的任何一个妖怪都可怖,几乎每一个仙人敖广都见过。他们看着被绑在正中央的神龙,眼神冷漠,麻木,痛恨,疯狂。

他们让成见与惧怕蒙住了双眼,忘记了是谁阻止上古妖族危害九重天。

如今他们更是达成一致——杀了怀有异心,能力超群的神龙!

"哈哈哈,敖广你看看,你瞎了眼吧,对这群仙官掏心挖肺,不惜打压本族,敖广,你后悔吗?大哥,你后悔吗!"敖羲嘶哑的笑声响起,带着哭声的笑如同一把弯刀将敖广的心划破,心中的灯被一点点浇灭。

高傲的神龙无措地躺在地上,前一秒与妹妹厮杀的鲜血和泥还在脸上,他狼狈不堪却无能为力。

帝俊?帝俊呢!

敖广看见向来从容的仙君帝俊,如今满身鲜血和泥水,他也刚从战场上下来。男人脸上处事不惊的神情不在了,他痛苦地嘶吼挣扎着,可他的族人紧紧拉着他。

"帝俊!别跟妖兽混在一起!会害了族人的!"

敖广从没看过这样的帝俊,男人满身污垢,满脸悲痛与愤怒,他被压制着却依旧怒吼着:"是敖广救了你们啊,别杀他,别杀他,小龙!小龙!"

"引十二道天雷,灭了这妖物!"

第一道天雷落下,敖广什么也听不见了,太疼了,他忍不住化出原型,每片鳞片都被震碎,皮肤一寸寸裂开。

第二道天雷落下,敖广忍不住发出悲怆的龙吟,他听见了龙骨裂开的声音。

第三道.....太疼了,还不如死了,太疼了...

第四道......

.......

"够了!住手!"

他还是没死,及时归来的元始天尊救了他一命。

他像一团烂肉一样躺在一片血()污里。

仙君离开,帝俊的族人离开后,敖广感觉有人抱住了他。

是帝俊,年轻的仙官无措地抱着敖广,满地的鲜()血,空气中的血()污,让他无法呼吸,呛得他流下泪来。

一声又一声压抑的呜咽在敖广耳畔炸开,痛苦地,疯狂地哭到不能自已,却发不出一点声音。

一个有血性的男人只能眼睁睁见着心上人受尽折磨,痛苦,却无能为力,这种痛苦得让帝俊无法呼吸。

帝俊哑到刺耳的声音响起:"小龙,我一定会当天帝的,一定会的....我会给你报仇的,绝对会的!"

敖广现在想来,帝俊或许就是从那时开始改变的,变得冰冷,变得越来越适合九重天。

敖广记得自己再也没有离开过帝俊,准确说是帝俊再也没有允许敖广离开自己的视线。

所以敖广就这样清楚地看着,温柔从容,爱自己的族人胜过自己的帝俊,隐秘地杀死了部落中很有话语权的长者;他会玩弄权()利,制造派()系争斗,故意打压、有意扶()植,暗地里放出言论,篡改人类的信仰,激化矛盾,许多仙官就此陨落。

逐渐地帝俊变成了一个敖广完全不认识的人,冰冷而残酷。

一切的矛盾爆发于帝俊婚礼前夜。

八荒诸神共庆,九重天变得繁忙起来,可这一切跟敖广没有关系,多可笑,枕边人大婚同自己没有关系?

那是他第一次爆发,他痛苦地质问帝俊到底是谁,到底是为什么。

帝俊的神情出人预料的镇定,墨色的眸子里深情依旧,只是多了敖广看不懂的高深莫测。"小龙啊,东南海之外,甘水之间,有羲和之国,我需要他们的支持。"

敖广仿佛被打了一棍,他一下子呆了,直直看着帝俊,就像是在看一个完全不认识的人,"婚礼,不是要跟自己最喜欢的人一起吗?这是你告诉我的啊!为什么啊,你怎么变成这样了。"

"为什么?因为那天帝之位,那么宽,却只能一个人坐上去!"帝俊微笑着,眼角却笑意全无,撩起敖广白色的头发,伸手将敖广压入怀中。

至始至终,敖广看到帝俊的那双眼睛,深邃而冰冷,如同一池深不见底的古潭。

空气中的寒意突然袭来,眼泪毫无征兆地留下,屠杀同族的时候他没有哭,重重天雷落下他没有哭,龙骨碎裂无法升仙他没有哭.....就在这样一个平常的夜里,他愣着,眼泪溢出眼眶,划过他苍白的脸庞。他挣扎着想要逃出帝俊的怀抱,他的肩头被帝俊抓的生疼。

太痛了,全身都痛,敖广绝望地低吼着:"你是谁啊,你让帝俊回来,你让他会来!"

帝俊的神情有些疑惑,他强硬地将敖广(压)()在床上,语气有些无奈,"小龙,我就是帝俊啊。"他的低头,狠狠吻上敖广,眼里的寒光与疯狂让敖广止不住颤抖,"别闹,乖一点,等我当上天帝,没人会伤害你了,我会给你报仇,那时候,这些个仙官,我一个不留!"

至今回想那夜的温存始终让敖广害怕,他知道,曾经那个邀请他共看天下的帝俊已经死了,身上的男人只是学会了在权()利游戏里翻云覆雨的魔鬼。

敖广逃了,他向元始天尊自请回到东海镇守妖族,他不想看见帝俊迎娶羲和,更不想待在那人身边。

4.

百年的逃避换来的不过是无限的耻辱。帝俊,我不要你给我报仇,我的仇,我自己报!

"你说,姜子牙授命于元始天尊,要在人间寻找圣人,书写封神榜。"敖广看着申公豹,一直一句整理了他刚才说的一大段话。

申公豹束手而立,一边点头一边说着"是....是...是的!"

"你想怎么做?"

"去...去纣....纣王身边。"

敖广点点头,淡漠地看了岩浆一眼。"你带九尾狐去那纣王身边吧,怎么做,你们明白。只要这天下够乱,我们就有本事让那九重天更乱。"

"那我们要做什么?"敖羲几近痴迷地擦拭着自己的神戟,无所谓地问道。

"丙儿还在陈塘关,我得带他回家。"

敖羲的眼神像是在看疯子:"你儿死了,不过你执意要去,就去吧,只是别让我等太久。我可等不及想让众仙官也尝尝岩浆地狱的滋味。"

敖广震碎了玄铁锁,他忍着疼痛一跃而起,失去龙骨的神龙早已没有百年前的神力,可那又如何?灭个小小的陈塘关,还不是手到擒来?

他抬手,滔天巨浪伴随着陈塘关百姓的哭喊一同响起。

"我只要让那哪吒小儿血债血偿!"

一片哭喊中,一个温柔到快让敖广流泪的声音响起:"爹爹!快住手!"

敖广看着自家小崽子,耳畔还是熟悉的声音,告诉他短短几日发生的事。

"爹爹,你怎么出来了,你会受惩罚的?难道是为我,是我的错?"

真是个温柔的孩子,敖广安静地看着敖丙,想要将这个孩子每根头发丝都记在脑中。

"不是你的错。丙儿,你有朋友了,是吗?其他人呢,对你好吗?"

敖丙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头,看向不远处抱着手,不满地看向敖广的哪吒,毕竟没人会喜欢想要你死的人,更何况是小魔丸哪吒。

"就是哪吒,他人很好,他的父母都是好人,对我很好。"敖丙的声音越来越小:"爹爹,我和人类做朋友,你会不会生气啊?"

"当然不会。"敖广看着不远处的红色身影,不做声。

"爹爹你快回深海去吧,九重天应该就不会怪罪了。"敖丙看着敖广淡漠的脸庞,他已经发现了不对。

即已逃出深海,一切已经太迟了,敖广摇摇头,无视敖丙的哭喊,给陈塘关立下一个结界,"丙儿,带着一切对你好的人,别出结界,活下去,带着龙族的骄傲活下去。"

海上的海风吹得敖广的衣袖哗哗作响,他像一只即将远飞的蝴蝶,抬头看着湛蓝的苍穹,那里曾承载着他的位列仙班的梦想,却欺他,害他,让他亲手囚了他的族人,回报他的,却只是龙骨寸断,飞升无望。

百年没有出现过的神戟,如今直指仙宫,"上古妖族,千年龙族,龙王敖广现解除封印,祭众妖复出,重燃这岩浆烈火,焚了九重天众仙!"

一时间怪笑声响起,群魔乱舞,暗无天日。

烈火划破了九重天最后的安宁,失去龙骨的敖广没了登上九重天的资格,他目送妖兽飞上仙宫,心中暗暗叹息,不知是为了不能亲自报仇,还是为了没能再见那个男人一面。

"需要我在这里保护你吗?大哥~"敖羲带着嘲笑意味的嬉笑声响起,眼里全是不屑。

回答她的,是划破脸颊的神戟,"休得放肆!敖羲,即使失了龙骨,在人间,你也不是我的对手!"

敖羲不悦地抿了抿唇,转身化作黑龙冲上了九重天。

东海深渊更加安静了,结界隔开了敖丙劝父亲回头的哭喊,敖广独自坐在镇妖柱旁,他安静地等待着神仙的哭喊,等待着满天血雨。

一切如他所愿,天帝率领众仙官对抗突如其来的妖魔,这场仙魔之争远比百年前惨烈。无数仙官难免怀念,曾经一把神戟,杀得妖魔闻风丧胆的神龙。可又想到如今的敖广,神戟一转,直指九重天,怀念也就变成了胆寒。

天界不安宁,人间也不太平,九尾狐俯身在纣王耳畔呢喃几句,轻而易举搅得人间腥风血雨。

可就算是这样,敖广也没见过帝俊。

只有敖羲曾嬉笑着说,"那天帝老儿真是年纪大了,胆子也小。"善战的黑龙,嘲笑着天帝面对妖魔挑衅时的胆怯。

敖广却轻轻地皱眉,"他忍了一百年,和我一同封印妖魔;又忍了百年,让九重天大换血。敖羲,你还是太小瞧他了。"

敖羲挑了挑眉毛,语气不耐:"莫不是你的心还在那老儿身上,怎会如此涨他人威风?"

敖广淡淡轻叹,"你想太多了,我只是提醒你,没攻下九重天,千万别轻敌。"

敖广还是没能等到帝俊,却等来了出关的元始天尊,与熟悉的十二道天雷。

他看着乌云密布的天空,听着轰鸣的雷声,对上元始天尊居高临下的慈悲又冷漠的眼神,他止不住地冷笑,"曾经的六道天雷没能弄死我,如今敖广前来领教了。"

银色的神龙呼啸向上,雷鸣伴随着龙吟响彻云霄。

第一道天雷落下,敖广以身相抵为妖族引出一条向上的路。

第二道天雷落下,敖广自焚灵力,化为龙骨,踩着天雷登上九重天。

第三道天雷落下,敖广迎着仙官惊恐的表情,一一数过曾经引雷伤他的仙官。

第四道天雷落下,敖广放肆笑了,冲进九重天,"你们也尝尝天雷挫骨的滋味吧!"

第五道.....第六道.....

敖广知道自己已是穷途末路,灵力已尽,他等待着天雷带走他最后的生命。

"够了!"

一道光温柔地包裹住敖广,敖广甚至以为是自己临死前的幻觉,他看见了穿着暗色华服的帝俊,声嘶力竭地下令众仙撤退,只身为他撑是一片结界,隔绝天雷。

帝俊变了,眼神沧桑,两鬓白发,他俯下身将力竭的敖广揽入怀中,"够了,小龙。当初害你的人皆已受罚,你的族人也已经自由了。收手吧。"

敖广像是听见一个笑话,他看着帝俊的眼睛,扯了扯嘴角,笑道:"收手?事到如今,如何收手?"

一道道天雷尽数砸在帝俊身上,很快血痕他溢出薄唇,他却毫不在意。"小龙,别入魔,能收手的,只要你愿意,我一定护你。"

敖广枕在帝俊的胸前,微微抬头,他重新从帝俊褐色的眸子里看见了星海,"好,你将结界收了,我死了,就能收手。这是唯一的办法。"

"不,这不是唯一的办法。"帝俊笃定地说着,他伸手温柔地抚摸着敖广的脸庞,修长的指尖发出淡淡的光芒:"小龙,听说你还有孩子呢,你不能死啊。"

"你想做什么?"敖广皱眉直直看着帝俊,不敢置信地摇头,"停下!帝俊停下!"

顷刻间世间万物皆停止了,天雷僵硬地停在空中,原本寸寸枯萎的树叶突然变成生机勃勃的参天古树,一切惨死流血之物全都活了过来。

帝俊身上的光点越来越大最终将他包裹,无数光点飞向四周,在这圣洁的白光中,一切惨败皆被修复。

敖广甚至来不及呼喊,他神色惊恐,伸手用力抓去帝俊逐渐变得透明的双手,好像这样做就能减慢那只手消散的速度。他颤抖着手抱住帝俊的身体,淡色的眸子里映出帝俊快要透明的脸庞,他颤抖得不成样子,连眼角都红了,几番起唇挣扎,却说不出,问不出。

"小龙,我曾以为自己只要看着东海就足够缓解相思了,再见到你,我才知道,我是真的好想你。"

至始至终,帝俊眼眸里都带着笑意,眼底清澈的深情让敖广动容,既然百年的深情都是真的,那他们为什么会落得如此下场呢?

喉咙像是被刀片刮着,敖广发不出声,只能用力抓紧却眼睁睁看着,帝俊的身影在他怀中被风缓缓吹散。

风带走的是帝俊最后一声铿锵的话语:"仙魔大战皆是天帝帝俊一人之过,帝俊愿去仙骨,散灵力,修补一切。望元始天尊宽恕妖族!宽恕敖广!"

天地间所有的声音都停止了,敖广呆呆地看着空荡荡的手掌。他果然太小看帝俊了,要怎样的隐忍决绝,才会愿意牺牲一切,回溯时光;要怎样深入骨髓的情爱,才会牺牲自己保全爱人?敖广以为帝俊对他的情爱已经被权利弄碎了,他绝望,痛苦,逃避,直到自暴自弃,玉石俱焚地反抗......

但其实这个男人只是将情爱埋得很深了,深到只有仙骨具碎才能看见。

意到浓时怎忍舍,情到深处无怨尤。

半晌后,一声悲怆的龙吟响彻三界。

天帝已逝,仙官陨落,天界大乱,元始天尊命姜子牙即刻宣读封神榜,完成封神。

元始天尊看着重新忙碌起来的九重天,不由想起几百年前,天帝大婚的那个夜晚。

"帝俊,敖广果然如你所愿返回东海。"元始天尊抬眼看着一身华服的帝俊,大婚的天帝面容冷峻,脸上没有半分喜气。

"天帝啊,有时,就算是我也不理解你,你说这九重天危险,那东海就不危险?"

帝俊眸色暗了些:"东海起码是他的天下,在那,他才不会再受到伤害。"

"心存怨恨的妖族,迟早要反,岂不更危险。"元气天尊摇摇头"那时九重天大洗牌,又是腥风血雨。"

帝俊低声冷笑,想起众仙争权,一盘散沙的九重天:"天尊,难道还没看腻,九重天如今的面孔吗?"

元始天尊仔细打量着这位年轻的天帝,"这是个死局。无论是待在九重天被祸害,或是被终生囚于东海,还是带领妖族反叛,龙王敖广都不会有好下场....."

帝俊打断元始天尊地话,笃定地说着:"不置之死地,又如何后生?无论如何,我都会护着他......"

回忆到此处,元始天尊目光落在东海方向,不由叹息:"天帝啊,你也算求仁得仁了。"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万物有生有灭就算是神仙也逃不过,人间凡人有所异动,他们费尽心机,采用改头换面法、枝叶移植法两大再造技术,企图将帝俊这个名字从神谱中抹去了,只为证明炎黄的功勋*。此后信徒流失,堂堂天帝帝俊也就这样被逐出了神坛。

当然也没人知道,东海之畔,有一神龙还等待着故人。直到有一放鹿的小仙披着星辰踩着轮回走到神龙身畔,他向高贵的神龙低下了头.....

"小龙,我叫帝俊,你叫什么名字?"

神龙闻声,红了眼,一滴泪溢出眼角。

*来着百度【】百科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预告:下一棒 @阎舌 太太,太太说:长假和长文更配哦~