条顿森林的醉鱼

脑洞存放小仓库
有粮甜一甜,笑容更适合你的脸
只要我速度都快,就能关上爱情的门。

【EC万圣节24h第十四棒】皇帝的新装 (ABO 一发完生子暗示 甜)

明知这朵玫瑰被恶虎守着,你还会采摘吗?

明知是国王的所有物,你敢触碰吗?

冷血残暴的君主Sebastian Shaw,怀疑大臣们怀有异心,以三年一次的庆典为由,他"邀请"了大臣或贵族家适龄的omega入宫裁制新衣,这些优质的omega统称裁缝先生。然而做新衣是假,做人质是真。

贵族的世袭特权,森严的等级制度,君权神授的政法观念,以及宗教的狂热与迫害,像毒雾一样迷漫着全国,地位低下的omega在Alpha至上的国家中,显得一文不值。

上一棒@厚颜甜心太太

第十四棒


下一棒@月下沉太太

☜以下这篇狗屁不通的文章来自于抽到皇帝的新装(主题)后,一脸懵逼的我。

☜灵感来源韩国漫画《Kings Maker》太上头了

1.

金色的大厅辉煌到冰冷,各种信息素混杂,让Charles头痛,更让他头疼的,是要给传闻中的暴君做衣服。

连玫瑰的花香都开始让Charles觉得窒息,身旁同行的omega麻木地交谈着如何做好新衣,暴君的宠爱才会降临。

侍卫大臣们看向裁缝的眼神带着露骨的情--欲,他们期盼着国王玩腻后,自己能分到一两个omega。

这让Charles绝望,知道被继父送进皇宫之时,他便知道了,这个看不见希望的城堡将会把他的生活变得无趣而烦闷。

日子在压抑的气氛中度过,Charles从没想过会在这种情况下见到Erik。

那本是一场血腥的暗杀。

夜晚国王Shaw让Charles带着衣服设计的草图去自己的寝宫。Charles抱着书本还没走到宫殿,殷红的火光通天,穿着盔甲的侍卫匆匆跑过,"快,保护国王殿下!"

Charles想着今夜国王应该不会召唤他了,他安静地退到暗处,想要通过小路回到自己的寝室。

黑暗中银光闪过,锋利的匕首已经卡在Charles脖颈。

Charles呼吸一顿,一股血腥味扑鼻而来,他微微偏头,借着月光看清了持刀的刺客,一张带着破碎面具的脸,一位男性Alpha。

"我不会出声的。"他小声地说着,试探着摸上匕首"你受伤了。"

Alpha沉默着,没有放下匕首,谨慎地打量着眼前的omega。

侍卫凌乱的脚步声传来,Charles率先拉住Alpha的手,不顾Alpha的迟疑,将Alpha拉入草丛。

"你顺着这条小路往里走就能出皇宫,你身上血腥味太重了......"Charles拿出随身携带的香水,撒在Alpha身上。

重头到尾Alpha都只是冷冷看着Charles,最终才问道"....为什么?"帮我。

"因为你不是一个人。"

"什么?"

"因为想反抗的,不止你一人。"Charles的声音有些颤抖但却坚定。

国王的武器凯旋归来,帝国最为优秀的Alpha大将军,匆匆穿过长廊走来。

Charles抱着图纸,站在长廊的尽头,看着跳跃的光斑反射在金色的大殿上,耀眼的金光落下,身着白色贴身礼服,身披红色棉绒披风的男人走来。年轻的Alpha,拥有香槟色的头发,冰雕一般的脸庞在金光灿灿的宫殿中,显得华光万丈。

带着露水的玫瑰,流光溢彩的穹顶壁画拉开了一场年少的美梦。

一股清冽,带着鲜血与铁锈味的信息素袭来,Charles怔愣着,直至Erik抬眸他对视。

那是一双藏着野兽的眼睛。

这是那位刺客先生,只要一眼,Charles便找到了希望。

2.

整个屋子乱哄哄的,侍从抱着布料穿梭在众多"裁缝"之间,Charles看着这些原本不会做衣服的贵族子弟们,有模有样地拿起剪刀,在布料上修修剪剪。

Charles不想加入他们,他取出自己的书,悄悄跑到了花园的角落里,他刚准备打开书便听见脚步声,他抬头,眼中慢慢染上了笑意:"您又迷路了吗?"

Erik停在Charles身旁,他刚见过Shaw,拒绝了侍从的带路,不知不觉走到了花园,一阵香味带他找了这个在看书的omega。

"你叫什么名字?"年轻的将军挺拔的身体逆着光,清冷的目光始终停在Charles身上。

"Charles。"Charles的神情有些无奈,他小声低语着"问名字之前不该感谢我昨天的帮助吗?"

Erik神色一顿,一时间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Charles叹气,一向善解人意的他立刻错开了话题:"你要坐下吗?将军阁下。"

"Erik,你可以叫我Erik。"Erik思量片刻,在Charles身旁坐下。

"你看过这本书吗?Erik。"

由书本展开的聊天,是如此顺其自然。这个omega有一种让人放松的魔力,

Erik细细想着,视线移到Charles手中"我以为作为裁缝,你该拿着剪刀。"

"我可不会做衣服。"Charles抬眸,迷人的蓝眼睛直直看着Erik:"就像将军阁下,也能变成刺客先生,我说得对吗?"

Erik定神打量眼前有些特别地omega,不作答,Erik脑中一直回荡着侍从的话:将军阁下许久未归或许不知,那位如今是殿下最为喜爱的裁缝先生,一个特别的omega。

一个omega能有多特别?Erik心里不削,他在战场上看过太多的omega,为了一小块干面包,愿意直接献出身体,让Alpha士兵能随处享用。一个身在王宫穿着华服的omega和战场上的omega有何不同?同样拉不开弯弓,降不了烈马的,还不如一个beta,起码会成为一个优秀的士兵。

可几句闲聊后,眼前的omega博学到让Erik惊讶,的确很特别。

"Erik?你在听我说话吗?"Charles温和地呼唤着Erik。

明知这朵花被恶虎守着,你还会采摘吗?

Erik冷笑一声,他低头在Charles白皙的脖颈处停下:"做个假裁缝不适合你,就像做个假将军也不适合我。"

无聊的城堡里,Erik是最好的聊天伙伴,Charles从不知道,有一个人能和自己这么聊得来。

Charles成了花园角落的常客,他喜欢带上图书等待着,Alpha会在议事结束后,甩掉侍从来到花园。

一个月后,国王为了奖赏凯旋而归的Erik,在城堡里举行了盛大的宴会。

无数贵族大臣期望能在晚会上,见自己离家的孩子一面,可他们到了宴会才知道,国王的裁缝们是不允许进入宴会的。

无声而强势的隔离圈养。

喧哗的大殿似乎与Charles无关,他独自坐在花园里,还是遗憾,真想看一眼Erik穿着礼服登上高台的模样。

"你原来在这里啊,Charles。"冰冷的声音从身后响起,Charles听到声音的那一刻身子便冷了。他带着浅笑,回头看向一身华服的国王,视线停在国王身后的Erik身上,只一秒,Charles就收回了视线:"尊敬的殿下。"

Shaw的眸色暗了:"最近很难看见你啊,Charles。"

"有其他裁缝先生告诉我,你的纺织机上没有布匹。"

"我的裁缝先生,你有认真在做衣服吗?"

Charles抬头看见Shaw脸上带着淡淡地冷笑,国王抬手召唤,Charles安静地走近。"当然,我在为殿下做一件特别的衣服。"

"哦?有多特别?"Shaw的语气中带着欣喜,身后的大臣们也是好奇。

Shaw伸手搂住Charles的腰,Charles身子一僵,很快回答道:"一件智者才能看见的衣服。"

Shaw神色一顿,"Charles,你总能给我带来惊喜。"当着众多大臣的面,他抬手抚摸在Charles白皙的脖颈,指尖摩擦在omega脖颈的腺体上。"快做吧,做得好的话,三日后的庆典,我便穿上你做的衣服。"

所有人呼吸都是一顿,大臣们投向Erik目光或是羡慕或是蔑视,这个omega即将得宠,他们心照不宣。

Shaw面带假笑,在Charles耳畔低语:"庆典结束后,带着衣服来我的寝宫吧。"

Charles的脸一下白了,他瞪大了眼睛,迟迟说不出话来。

国王将Charles圈在怀里,"别担心,小omega,我会很温柔的。"

很快Shaw带走了大臣,花园里又安静了下来。

谈不上愤怒,只是没来由烦闷。Erik心不在焉地喝下侍从递来的红酒,心思已经到了花园里,花园风大,Charles回去了吗?

"咔咔——"

侍从重重的呼吸声唤醒了Erik的神智,他看着地上被他捏碎的玻璃杯,一瞬间慌神。

只是个omega而已,他怎么心烦意乱了?为了报仇,他能控制心中的野兽,假意臣服,寻找机会。比起报仇而言,一个特别omega微不足道。

可当Erik看见Shaw将Charles揽入怀中之时,他承认,他快要失控了。

等Erik终于从宴会中脱身,返回花园之时,Charles还呆愣着站在原地。

Erik挑眉,他神色严肃,上前伸手将Charles拉入怀中,怀中omega像冰块一般,还在微微颤抖。

"Charles。"Erik轻轻拍打着Charles的背,将他带到花丛中坐下。

Charles深吸一口气,咬咬嘴唇,良久才回过神来:"Erik?"

"我在......"Erik还没来得及说话,Charles已经扯着他的衣襟,抬头吻上Erik。冰冷却柔软的唇,温柔却坚定的吻。

Alpha没有震惊,淡色的眸子里充满理性,视线移到omega白皙的脖颈,他嗅了嗅空气中的味道,玫瑰花的香味染上淡淡的清香,杉木,柠檬和麝香野百合,这是Charles的信息素,很迷人。

于是,下一秒Erik的回应到来,猛烈而带着侵略性的吻,Charles回过神之时,发现自己已经被压在草丛里,满天繁星都在晃荡。

Charles的蓝眼睛湿漉漉的,视线无法聚焦,他只知道自己跪坐在草丛里,顺从地含住,Erik强硬地抓着Charles的头,任由那东西横冲直撞。

宴会的灯光在不远处闪耀着,人们的欢声笑语传来,耳畔却还有Alpha压抑的低吼,自己嘴里还有液—体溢出。

这让教养极好的omega心底泛起羞耻。

Erik抬手擦掉Charles嘴边的液体,将他拉入自己的怀抱,抬眼对上Charles放空的目光。

"你在想什么?"

我今夜一定是被刺激过头了,不然绝对做不出这样野兽的行为。

Charles闭上眼睛,任由Alpha的信息素爬上身体。这个Alpha的怀抱如同一道密不透风的城墙,隔绝了觥筹交错的皇宫。

"我在想,你真的不适合做将军,Erik,忠诚的将军可没有胆子触碰国王的所有物。"Charles抬手从善如流地搂住Erik的脖子,天鹅般的脖颈上未被标记的腺体,对Alpha而言是致命的毒药。

"Charles,你知道的我并不忠诚。"

3.

次日夜里Erik被Shaw留在了皇宫,在月光照不到的宫殿里,Shaw逆光坐在王座上,夜间的Shaw穿着金色的宽松袍子,看起来十分慵懒。美丽的内务大臣Emma,一个女Alpha站在Shaw身旁。

"小Erik,听说,昨天晚宴途中你离开了。有什么值得让你抛下宴会离开?"国王冰冷的目光投向Erik,如同一只毒蛇。

真让人恶心的目光,Erik微微皱眉,没有作答。

"将军阁下往花园方向去了,总不会是为了omega吧。"Emma带着嘲讽的笑容,话里明里暗里指向昨夜花园里的Charles。

"我不像你,我还有另外一份工作,昨天城堡的巡逻是我负责的,侍卫来报,花园有隐患,我前去查看。"Erik挑眉看向Emma,带上假笑,回敬道:" 听说我回来前,殿下差点遇刺,那时的安保工作好像是你来完成的吧。"

"好了,我也不感兴趣。"国王玩味地勾了勾嘴角,打断两人的"工作报告","小Erik,你可是我最得力的将军。"故作亲密的语气响起,"我只需要提醒你,我没给你的,你不能要。"

Erik的心跳剧烈跳动着。

窗外吵闹的声音响起,侍从的火把晃得屋内一亮。

Shaw的神情没有不悦,语气带着虚伪的亲密"这城堡总有些老鼠,小Erik,就交给你吧。"

"需要我直接处理掉吗?殿下"

Shaw痛心地抓了抓衣服:"暴力治国不好,抓到小老鼠当然是示众了,活着,示众。"

"明白了。"

4.

Hank和Raven的信件夹在布料里送入城堡,Charles刚拿起布料,一个omega裁缝便上前拍了拍他的肩:"嘿,Charles,你有多的布料吗?"

城堡上下如今都知道,Charles不用寻常布料做衣服。

"要什么花色?"Charles不动声色地将信纸藏在衣袖里,友好地询问着。

这个omega抱着布料,终是没有忍住问道:"你真能做出神奇的衣服?这衣服什么样的啊?"

Charles静静看了一眼这个omega,蓝色的眸子闪着光:"当然,这件衣服有繁星的流光闪烁,也有春日玫瑰的艳丽华贵,殿下肯定会喜欢的。"

这个omega还想说,便听见身后传来的惊呼。

窃窃私语响起,"是殿下。""殿下来了。"

Shaw带着Erik与众多大臣在众人的目光中走到Charles身旁,"我听见衣服很好看,它完成了吗?"

"殿下,您想看吗?衣服还差一点就完成了。"

Shaw定神打量着Charles,"哦?那看看吧。我的大臣们,都等不及了。"

Charles点点头,"殿下您说过,如果我做的衣服好看,您会在盛典上穿,对吗?"

Shaw来了兴趣,点点头"当然。"

半晌后,Charles当着众人的面从房间取出一个衣架,衣架上空空如也。

屋内鸦雀无声,所有人疑惑地看着衣架迟迟没有做声,连Shaw都有一瞬间的怔愣。

"不好看吗?"Charles抬手捧起空气,像是捧起了衣袖,看向在场的众人,深邃的蓝眼睛仿佛能看透人心,Charles嘴脸带起笑容,无比耐心地说着,仿佛一个老师面对一群一头雾水的学生:"这是智者才能看见的衣服,你们,看见了吗?"

"财务大臣,都说您是全国最富有智慧的人,你觉得衣服好看?"

"我...."当众被指名的财务大臣身子一僵,疑惑的神情,在对上身边其他人同样怀疑的目光后,财务大臣渐渐挺直了背。".....当然,不过我人老了,眼睛不好,只能看出这衣服颜色好看。"

"尊敬的主教,您有一双上帝赐予的,智慧的眼睛,您说这件衣服好看吗?"

"那公爵,你觉得的衣服好看吗?"Charles一个个问过去,答案都是肯定的。

看着大臣慌忙掩饰自己,Erik差点笑出声来,只有他知道,此时的Charles像一只调皮的小狐狸,将众人愚弄。

Charles开心地笑了,看向脸色有些深沉的Shaw,语气无比真挚而诚恳:"殿下,您真是有一群聪慧得力的大臣啊。"

Shaw当然发现能自己被愚弄了,可他现下无法点明真相,这关乎皇室的尊严。

“殿下,庆典穿上它,您就可以明确判断文武百官是否称职;更可轻易辨别你的城民是智慧圣贤或是愚人腐才。”Charles看透了Shaw的想法,决定乘胜追击。

贵族与大臣开心地祝贺着国王,最后Shaw只能咬牙切齿地说着"Charles,你果然没让我失望啊。"

Erik冷冷地看着这场闹剧,Charles无疑是强大的,短短几句话,一件虚无的衣服,便将在场的Alpha给愚弄。

在这华美到黑暗的国家里,Charles像一道来自未来的光,Erik忍不住想要伸手抓住。

直到Shaw将桌上的文件扫落但地上,Erik才回过神来。

愤怒,已经很久没人能让Shaw感觉到愤怒了。Shaw也意识到了自己的失态,很快又恢复了慵懒的冷笑。

Emma无奈地嘲讽着:"主教怕是脑子被omega信息素和酒精毒坏了吧,Charles那么拙劣的谎言他也信?"

"没人愿意承认自己是愚钝的。"Erik针对Emma淡淡说着,"有时间抱怨,不如想想,还有一天就庆典了。"

Shaw浅浅地笑着,熟悉的冰冷气压让Erik不适。

"今年的庆典,我想邀请未来的王后一起参加,就Charles吧。能作出那么优秀的衣服,他名至实归。"

Erik还没来得及细想Shaw为何现在提出立王后。

Shaw定神看着Erik的神情,良久才说:"这样华美的衣服,就让Charles穿吧,我会牵着他的手,将衣服展示给城民。"

Shaw的无耻又一次让Erik震惊。他无法想象,那些城民会将怎样目光放在Charles身上,这个一丝不挂美艳的omega。

5.

"所以你知道Charles明天会遇到多么糟糕的事,你确定还让我庆典结束后才动兵?"Raven的控制不了自己的愤怒。

"按原本的计划实行。"Erik皱眉:"Shaw在试探我,如果庆典开始就动兵, 他的肯定有所防备。"

"那Charles呢!你想牺牲他?"和Raven同行的Hank也是动怒。

"我说按计划实行,别忘了,我们计划是弑君,不是只为了Charles。"

庆典当天,花瓣被抛向空中,夹杂着阳光缓缓落下。

城堡的铁门落下,王的仪仗队从中缓缓驶出。城民们从清晨开始等候,终于在看见王帐之时欢呼。

开始有城民注意到王帐中除了他们的国王还站在一个omega。

"omega!"

"omega怎么能允许参加庆典呢?"

"omega不配站在国王身边。"

城民们窃窃私语,嗡嗡声吵得Charles头疼。

风吹开帘帐,Charles的斗篷微微浮动,白皙的皮肤若隐若现。

不少城民深吸一口气,看向Charles的目光染上情--欲。这让Charles有些难堪,他不由抓紧了袍子。

Shaw好像很享受Charles的窘迫,他笑着面向城民。"我的城民们,上帝眷顾你们,你们即将欣赏到一件神奇的衣服,一件只有智者才能看见的衣服!"

城民的欢呼声响起,他们似乎早有耳闻。

"我聪慧的裁缝先生,展示吧。"Shaw带着不怀好意的笑容,Charles暗地里攥紧了手心。

Charles拉动了绸带,在袍子掉落的一瞬间变故发生了,一只利剑飞向Shaw。

国王快速将Charles推到身前挡剑,Charles脚下一空,直接跌下了马车。

落地之前Charles感觉自己掉入了一个温热的怀抱。

Erik将自己红色的长袍搭在Charles身上,将Charles护在身后,直面Shaw。

"小Erik,你太让我难过了,我可是把你当成我自己的孩子。"Shaw冰冷的声音响起。"你若喜欢Charles,直接跟我说,一个omega而已,我享用完,就给你了。"

Emma安静地打量着Erik,别看她平时总是与Erik争锋相对,但她还是有一点佩服Erik。Shaw手下做事的人都不太干净,或多或少都有些毛病,好色或是贪财或是嗜血。Erik Lensherr却是极其理性有控制力,几乎没有什么情感波动,所以他成为了Shaw手下最得力的武器。就因如此Emma才会在听闻Erik接近某个王宫里的裁缝omega后感到新奇。

"我有母亲!Shaw。"Erik回忆起了什么,语气愤怒而悲伤。"我不是你的孩子,我今日向你拔刀也绝不只是为了Charles。早在二十年前,你杀死我母亲,就该看见今日下场。"Erik出奇的冷静,持刀的手没有一点颤抖。

"Erik,我以为你应该明白,小小的牺牲对于伟大的帝国而言不算什么,你的母亲不死,今日哪来的帝国将军?"Shaw看起来是如此有耐心,劝导安慰着Erik。

Erik却坚定地摇摇头,"是你把我变成了Erik,一个冷血,愤怒,仇视一切,即将堕落的人。"

"若不是我,你早就死了!"Shaw终于动怒了,很快又冷笑起来。

他抬手,几十个城民脱掉外衣拿出利剑,"我对你挺失望的Erik,你动手的时机太早了,注定逃不出我侍卫的包围圈。"

"你真的以为,想杀你的只有我?"Erik抬手指向王宫,Shaw身后的王宫燃起大火。

Shaw一瞬间明白了Erik的意思,Erik的援兵就在不远处。他愤怒地咒骂了两句,"可惜了,但Erik,你会带着你的omega死在这里。"

6.

Raven从没见过这样狼狈的Erik,更没见过这样狼狈的Charles。

两个Alpha如同困兽般撕咬着对方,血腥味极重的信息素在空气中撞击着。

Charles倒在在一片血海中,腿上有一道狰狞的刀伤,他艰难地支撑起上身看向Erik。

最终血肉模糊的Erik将银色的利剑死死插入Shaw的喉咙,黑红的鲜血从Shaw的嘴里溢出,他直直盯着Erik,"Erik,我在地狱里看着,你将是下一个暴君。"这仿佛一句诅咒。

Erik的声音沙哑,缓缓吐出:"你的诅咒恐怕要失效了,这个国家即将灭亡,我不会成为这里的国王。"

Shaw闻声青筋暴起,满眼血丝,终于不甘地闭上眼睛。

Erik喘着气,松开了手中的剑,他缓缓走到Charles身边,弯腰抱起地上的Charles。

灰头土脸的Alpha,轻笑着抱起自己的omega,血污没有污染Charles干净的蓝眼睛,眸子里深藏笑意。"原来你不想当国王?"Charles垂眸,修长的睫毛像小扇子一般,惹得Erik心痒。

"Charles,若是没遇到你我或许真的会当国王。"Alpha看着怀中的omega疼的直抽气,却还满眼期待地看着自己,不由低声笑了,"我为了报仇在这个黑暗的王国里待了太久了,我甚至已经把黑暗当成了家。直到看见你我才发现,你或许能给我一个更温暖,更光亮的家。"

两年后,Raven把即将结婚的讯息告诉了在庄园里的Charles,并邀请Charles参加结婚宴会。

"我一直记得,你未分化前,可是宴会里最受欢迎的!那些Alpha争着抢着和你跳舞。"

Charles身旁的Alpha不动声色地护着Charles的腰,冷漠地看着Raven淡淡地说:"Charles最近不能跳舞。"

Raven微微一愣,半晌才反应过来,神色一变:"你们家那对双胞胎才三岁,现在又...."

Erik似乎也有些不满,孩子的确会打扰到他和Charles的二人世界,可他只能闷闷地打断Raven,无奈地叹息:"Charles喜欢孩子。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