条顿森林的醉鱼

脑洞存放小仓库
有粮甜一甜,笑容更适合你的脸
只要我速度都快,就能关上爱情的门。

【地笼/藕饼】放开,那是你的崽 (虐攻,有藕饼 HE)1-5

☜入魔后没得情感的龙爹与注定还债的天帝!!!

☜中间有龙王迎娶天帝(为了羞辱他的情节),不喜误入

☜虐攻虐攻虐攻

☜受命运捉弄从而认命的天帝与龙王,被魔丸与灵珠的执着坚韧所感动,从而选择与命运对抗。
☜全文7k+
引子

暗色的深渊无边无际,昊天一步步踩在碎石上,岩浆灼热的温度袭来,即使做好了准备,昊天也没想到,一向怕热的敖广会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那么久。

"我来了。"昊天温柔地看着伫立在岩浆前白衣的敖广。

"要不是你带着那么多仙官,我都快忘了,你是来跟我们龙族谈判的。"敖广淡漠地抬起头,淡淡的冷笑爬上嘴角:"你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了吗?天帝。"

1.

九重天的仙娥们传遍了,灵珠被天帝领回九重天。

其实敖丙也不知道眼前的仙君为何要带自己回九重天,他安静乖巧地跟在仙君身后。

仙君居然是天帝?还说是自己父王的朋友?敖丙思量着没注意到脚下,直接撞到昊天的背上。

"天帝陛下!"仙娥的呼唤惊得敖丙脚下不稳,昊天伸手半抱住敖丙。

仙娥收住声,目光停在天帝怀中如玉的少年身上,只一秒,仙娥赶紧低下头。

敖丙也是一怔楞,赶紧退出天帝的怀抱。"在下失礼了,陛下恕罪。"

昊天静静看着敖丙的脸庞,褐色的眸子如同一汪深泉,看不见底。俊美的天帝扶手而立,偏头对仙娥说着:"你过来,把衣服递给华盖星君。"

仙娥一瞬间没反应过来,这九重天哪有华盖星君?等等,这少年登上九重天第一天就被封位华盖星君了?仙娥藏起眼底的惊讶,毕恭毕敬地将手中华美的衣物送上。

不止仙娥惊讶,敖丙也皱眉,龙族子弟为了早登仙位不知付出了多少血泪与努力,而如今这些都抵不过天帝轻飘飘的一句话。

"陛下是不是弄错了,在下是偷盗灵珠危害陈塘关的罪人,真正的灵珠应该是陈塘关李靖之子哪吒。"敖丙重重低下头,拱了拱手"敖丙愿意接受一切惩罚,只要.....只要陛下愿意重塑哪吒的肉身。"

天帝的脸色冷了下来,语气严厉:"把衣服穿上,本座说你是华盖星君,你就是了,这无关你是不是灵珠。"

发现敖丙依旧低着头,昊天无奈的叹息着:"你放心,哪吒的身体自有定数,你该担心的是你自己,别忘了,失去身体的不止哪吒。现在可以把衣服了吧。"

语气中的纵容让仙娥吃惊,谁都知道九重天里天帝殿下到底有多严肃冷酷。

敖丙松了一口气,接过华美的衣物。仙娥的眼神敖丙不是没有看见,可眼前的仙君给他的感觉不一样,严厉却包容,敖丙试探着问道"在下有些想爹爹了,不知什么时候能见到爹爹....."

"好好待在九重天,待身体重塑好了,这天下可没人再敢拦华盖星君啊。"

敖丙浅浅地笑了,白玉般的脸庞晃得人挪不开眼。昊天抬手揉了揉敖丙的头,低沉的声音在大殿里响起。

"你可不大像你父王啊,太乖巧了。"

初登九重天的华盖星君得了天帝宠爱,夜夜留宿在凌霄宝殿,仙娥仙君们将消息传来,到后来不知怎么带上情欲色彩。

这些传闻敖丙一概不知,昊天日夜不休为他重塑身体,即使昊天不说,敖丙却能感觉到天帝身体的不适。

敖丙是第一个发现昊天晕厥的,年轻的天帝用手撑在桌上,就好像睡着了一般。

"陛下,陛下!"敖丙想起师傅曾教给他的可将灵力渡给他人,帮助救治。敖丙赶紧凝神运气。

淡色的蓝光包裹,昊天缓缓睁开眼,迷糊中看见一张白玉般的脸庞。年轻的天帝神色凄然,眼里溢出浓浓的怀念与悲痛,他伸手指尖停在敖丙的脸侧"小龙,好久不见啊,我还以为,再也见不到你了。"

"不.....我...."敖丙难得手足无措。

昊天合上双眸,再次睁开时眼中一片清明,他定神看了看敖丙,眼中一闪而过的失望。

就算再迟钝,敖丙也发现了,天帝与父王或许真的发生了什么。

"谢谢你啊,敖丙。"昊天揉了揉敖丙的头,"你救了本座。"

敖丙开了开口,最后才叹息着"是我该谢谢陛下为我重塑身体。"他试探着问道:"陛下与我父王是.....挚友?"

昊天抬头,脸上带着淡淡的笑意:"算是吧,比挚友更深的关系,嗯就像你和那哪吒一样。"

说到哪吒,敖丙似乎放松了很多。昊天发现敖丙带着笑容的脸,"和我说说你的朋友吧,哪吒是个怎样的人。"

"他呀......."

直到仙娥来点灯,敖丙才意犹未尽地说完,他喃喃低语着"也不知道哪吒现在怎么样了。"

昊天借灯光看着敖丙在微微泛红的脸庞,"他在凡间有父母师傅庇护,自然是安好的。"

少年人眼中燃起的光火让昊天动容,"那我.....什么时候才能去看看他。"

"我想很快。.....好孩子答应我,如果你发现一切非你所愿,也不需要悲伤。"

目送着敖丙带着疑惑的神情离开凌霄宝殿,昊天的神情无悲无喜。

"我还以为你会告诉他,哪吒命中有一大劫,避无可避。"元始天尊的身影出现在神殿里。

昊天脸上也没有过多的惊讶,"那孩子很重视哪吒,我又如何开得了口。"他的神情淡然而坚定:"我需要再次下凡。"

"天帝,你的灵力透支厉害,不到万不得已,为何要下凡?"元始天尊闭关已久,如今也只是灵魂出窍前来凌霄宝殿。

"本座今日已遭反噬,地牢可能破了。"

"偷逃地牢可是重罪!龙族安分百年,如今为何如此大胆?"

昊天垂眸:"龙王,也是爱子心切。"

元始天尊定定看着昊天,终于还是叹息了:"世人皆为情爱愁苦,受命运捉弄,我以为天帝冷眼看过许多年,也能参透一二,可陛下....罢了,我只提醒陛下,记住你是天帝。"

低沉沙哑的声音响起,"世间万物有因有果,天尊放心,我只是暗中相护,绝不会破坏命运因果。"

2.

天上一天人间一年,待昊天赶到东海之时,只见人间地狱。

敖广早已震碎了玄铁锁,他忍着疼痛一跃而起,他抬手,雷声阵阵,霹雳的闪电划破乌云,照亮敖广清冷的脸庞,丧子之痛让他的眼神痛苦却疯狂,滔天巨浪伴随着陈塘关百姓的哭喊一同响起。

龙吟撕心裂肺地嘶吼,"我只让那哪吒小儿血债血偿!"

汹涌的海浪攀上高崖,一个身着红衣的身影出现,凌凌的剑光慌得人心慌。白晃晃的闪电射在海浪,仿佛无数魑魅魍魉在狂舞。早已拜别父母的哪吒手持利剑,直面风浪,"龙王,一人做事一人当,我哪吒愿意承担一切责任。"

鲜血从喉颈处涌出,太乙真人不知用何物代替了哪吒的身体,此时却化为虚无。大滴大滴的鲜血从哪吒的手臂上低落,坠在地上如同一朵朵盛夏红莲绽放,那么张扬明媚。

昊天心惊,想用灵力护住哪吒的灵魂,

可一切的错乱却发生了,昊天没想到敖丙会偷跟着他下界。

痛彻心扉的嘶吼响彻,昊天和敖广一同抬头,只见高崖上落下一个白色的身影。

敖丙颤抖着搂紧哪吒猩红破裂的身体,巨大的恐惧与痛苦让他的身体无法作出其他反应,泪水却涌了出来:"不,不是,哪吒,你看我,看我啊。"

哪吒的红衣早被鲜血染过,他逐渐涣散的瞳孔移到敖丙脸上,勾起嘴角,露出一个张扬的微笑:"小爷....小爷没事,你...你不准哭。"

"好,我不哭,太乙真人肯定能救你,哪吒你等着,我带你去找他。"

敖丙痛苦地咬住唇,想要抓住哪吒逐渐破碎的身体,只能眼睁睁看着风将怀中本该温热的低温带走。

哪吒失去神采的眸子最后看了敖丙一眼,"能见到你真好。"语音为落,敖丙怀中的身体已经完全消散。

他们上次一别,哪吒肆意张扬的笑容还历历在目,他以红莲相赠,笑着说"敖丙,等我们身体都重塑好了,我和你回东海,你要带我去看看你的爹爹啊。"

美梦被闪电撕裂,敖丙呆愣着抬眸,看着满脸担心,想要抱住他的敖广。血腥味传来,父王温暖安定的怀抱变得扭曲,敖丙神色茫然,惊叫一声,本能地抬手,狠狠推开了敖广。

敖广愣愣地看着自己身上血污的手印,抬眸对上敖丙满是泪水,痛苦不堪的眼眸。

"丙儿,是爹爹啊。"敖广伸手想要拉住敖丙。

敖丙却害怕得全身发抖,手脚并用,节节后退,苍白的小脸,神色凄然,红色的血污将敖丙白色的华服染得通红,他怀中的身体早已随风散去,他却还紧紧搂着。

"你别过来,你别过来!"

敖丙的举动终于让担心了他数百个日夜的敖广崩溃了,他停在敖丙一尺处,硬生生呕出一口鲜血。

昊天急忙上前抱住敖广摇摇欲坠的身体,直接跌坐在地上。敖广空洞的眼眸,将视线停留在乌云密布的天空。

就是这样的天,敖广想着,五百年前他引狼入室,信错了人,引得天兵铁骑踏入东海,在这样的雨天里,父亲亲手推开了他。

三百年前,他贪恋爱意,留错了人,逼得妹妹敖羲起兵造反,兵败,妹妹亲手推开了他。

如今,他爱子心切,杀错了人,他的儿子亲手推开了他。

"小龙,没事的,不是你的错,不是你的错。"

敖广的目光缓缓移到昊天的脸上,一滴冰凉的泪珠溢出眼角,他撕下龙鳞,狠狠插入昊天肩头。这样不可能造成伤害的,昊天却觉得这龙鳞狠狠插入了心里。

"是你带走了丙儿!原来是你带走了敖丙!"敖广气愤到全身颤抖,他攥紧了手中的龙鳞,似乎这是他唯一支撑。

"小龙,我很抱歉,我只是想救丙儿,我真的......"

"为什么又是你,昊天?你夺走了我爹爹,妹妹,现在还要夺走我儿子?"敖广死死盯着昊天,几声软咳,暗红色的鲜血溢出嘴角。

昊天想要躲避敖广指责的目光,却无意间发现敖广逐渐妖异的眉眼,他急忙呼喊着"小龙,停下,别入魔!"

敖广用力抿了抿唇,良久几滴泪珠划开脸庞的血污,语音空灵,"昊天,是你欠我,是你欠我!。"

昊天只能用力抱紧敖广,想要遏制剜心之痛。

终于敖广推开了他。

这就是玩弄他们的天命,越想一切如愿,却万事无法如愿。

3.

到了九重天,昊天甚至都没等到敖丙醒过来,就投入政务中了。地牢已开,上古妖族侵入人间,人间动乱,身为天帝不能不管。

仙娥来报敖丙醒了,昊天赶紧放下手中事,返回。

刚醒来的敖丙脸色还是苍白,这到底还是个孩子,昊天叹息着将仙丹放到敖丙手里。

敖丙回神看向天帝:"陛下,爹爹呢。"

昊天抿了抿嘴唇,"你爹爹回东海了。"那日龙王敖广坠入东海不见了踪影。

敖丙有些失落:"我.....我是不是做错了,爹爹会不会生我气了。"

"不会。"昊天伸手揉了揉敖丙的头,叹息着。"别担心。"

敖丙脸上却依旧悲痛,"是我对不起哪吒,如果我早点见到爹爹,爹爹就不会误会了。"

"你好好休息,别多想。"

昊天从没想过敖丙的执念会那么深,直到敖丙捧着莲花找到昊天。

昊天至今都记得,那孩子脸上浅浅的笑意,眸子里的欢喜快要溢出来"陛下,哪吒有救了。太乙真人说,灵山有佛祖,只要佛祖能用碧藕为骨,荷叶为衣救活哪吒。

昊天却皱眉了,他定定看着敖丙,眼中的挣扎还是被敖丙发现了,"这是个好方法,可敖丙你可明白,且不说求佛祖帮忙有多难,再说红莲重生后,他将不再是你认识的哪吒了。"

敖丙的动作明显一僵。

"本座不愿告诉你,起死回生的哪吒,不再是骨肉之躯,自然不再有三情六欲,他甚至不再记得你,不记得你们的过去......"昊天神色苍凉,似乎想起了什么,喃喃地自语:"很残酷,可命就是这样啊。"

敖丙的神情却坚定"没关系,总会有办法。"少年似乎回忆起了什么,脸上的神情温柔,"哪吒说过他不信命,我也不信。"

少年人神采奕奕的双眸让昊天怔愣,恍惚间好像看见了曾经的意气风发不信天命的自己。

他看着敖丙,几次启唇,却突然找不到自己的声音。

许久敖丙才打破了寂静,他犹豫着问道:"那日我看见.......陛下是否跟爹爹有什么误会?"

昊天轻轻摇摇头,"都是陈年往事不提也罢。"

敖丙看见昊天不愿意的多说,也就不好过问。

4.

风过,满山的落红如同夜晚散落的烟花,撕裂了漫天的乌云,花瓣一片一片混着夜雨的湿度,伴随着远山的风铃,牵引着小龙轻快的步伐,无数的孤独被抛掷脑后,他跑着,笑着,去见他最爱的人。

如墨的苍穹早已淡去波澜万重,星辰与日月终于相逢,男孩于那树木的尽头,不曾走过枯荣,却被绿荫捧在手中。

"多谢你救了我。"少年眉眼飞扬,脸上的笑容自信而温柔,"但我可能要回九重天了。"

活在东海的小龙总以为东海就是天地,他看着少年装满星光的瞳孔,轻叹道:"九重天?听起来好远。"

少年抬眸向他伸出了手,"小龙,你想和我去看看这天地有多大吗?"

"大哥!回家了,爹爹在叫你!"远处少女亲密的呼唤打断了他的决定,他急忙抬头对少年说道:"你等着我,我晚上告诉你答案!"

"大哥~你怎么睡着了?"

敖羲故作甜腻的声音叫醒了敖广,他快速睁开眼睛,握紧了手中的神戟,压住呼吸警惕着看向敖羲。

自从三个月前,陈塘关一别,敖广再也没见过昊天。

语音却很快变得尖锐刺耳:"满手鲜血的怪物可是没有资格睡觉的!"

敖广抬眼只见敖羲妖媚到扭曲的眉眼,逐渐加深的魔化折磨着她,让她的模样和儿时相差甚远。

"怎么?你后悔了?逼死那哪吒小儿,你的宝贝儿子不认你了,你以为你还回得了头?"敖羲似乎以激怒敖广为乐,她幸灾乐祸地笑道:"大哥你看看你自己的模样,你曾经以入魔为耻,以我为耻,现在还不变得和我一样了!"

"闭嘴。"敖广有些疲惫的合眼,淡漠地遏制敖羲发疯。

敖广的冷漠或许激怒了敖羲,她几近癫狂地嘶吼着:"我可以闭嘴,可你让天下人如何闭嘴?要不是我看见那昊天如何护着你儿子,我都不知道!你被他骗,被他搞,还给他生孩子?你说你贱不贱?你儿子情愿去找那天帝啊!"

"我说了,闭嘴!"神戟应声而出,直接划破敖羲的脸庞,"休得放肆,敖羲,你真以为我不敢杀你?"

"杀我?你该杀的不是我!你该杀是九重天嘲笑过龙族的仙官!是高高在上藐视一切的元始天尊!是欺你,害你,囚你的天帝!"敖羲的眉眼透着一种被鲜血染过的艳丽,她如同一把锋利而美丽的弯刀。

敖广安静地看着她,他无法感受到敖羲的愤怒,自从入魔后,他甚至无法感受到任何情绪,那些美好的,痛心的感情好像都被剥离了。他始终保持着理智,想一个旁观者,淡漠地看着发生在自己身上的一切。

他看着格外不堪的敖羲,神色冷淡:"敖羲,你这幅模样同尚未分化的魔物有何不同?血债当血尝,我没忘,龙族也不可能忘。"他"抬手,让玄色铁链死死捆住敖羲,越来越紧的铁链迫使她化作原型,敖羲惊叫一冷死死瞪着敖广。

谷底岩浆冷却成黑色的座椅,敖广旋身坐上,单手倚着头,居高临下看着敖羲:"别再激怒我了,敖羲。别忘了,我才是龙王,龙族的未来还在我手上。"

"可我们错信那申公豹,天威即将降临,龙族已是末路。"

敖广低垂着眼眸,脸上无悲无喜:"申公豹带着九尾妖狐与石姬妖怪逃了,上古妖族逃入人间,人间即将大乱。你以为九重天上那些养尊处优的神仙们能控制得了?"

敖羲的神情逐渐清明,她语气也渐渐平和"你的意思是,祸水东引?"

"只要人间够乱,元始天尊迟早会求助于龙族,你还怕龙族没有熬出头的一天?"

5.

千年妖狐伏在纣王耳畔,几句软语便让人间流血不止。地府冤魂痛苦呻吟,人间难民辗转流离,九重天又如何安宁?

闭关的元始天尊下令姜子牙在人间书写封神榜,可还是无法遏制事态。

雪上加霜的,是元始天尊闭关修炼遇瓶颈,需要借东海的龙珠,才可突破。

敖广说得没错,九重天会向龙族示弱的,就和百年前一样,他们对龙族的实力认可又畏惧,龙族对天帝而言,是一把刀,安宁会自伤,危难时却可自救。

让仙官们不解地,是天帝会亲自踏入东海,来示好求和。

暗色的深渊无边无际,昊天一步步踩在碎石上,岩浆灼热的温度袭来,即使做好了准备,昊天也没想到,一向怕热敖广会在这样的环境中生活那么久。

"我来了。"昊天温柔地看着伫立在岩浆前白衣的敖广。

"要不是你带着那么多仙官,我都快忘了,你是来跟我们龙族谈判的。"敖广淡漠地抬起头,淡淡的冷笑爬上嘴角:"你做好付出代价的准备了吗?天帝。"

昊天好像松了一口气,"我做好了付出一切的准备。"

敖广微微偏头,上下打量着天帝,良久才淡淡吐出:"你老了,"他合眸而立"你的一切一文不值。"

昊天暗色的瞳孔紧紧收缩,他深吸一口气,收起温柔,缓缓上前,"九重天的确愧对龙族,可龙族也失信在先,如今地牢已开,上古妖族霍乱三界,龙族儿郎岂能置身事外。"

一旁的敖羲冷笑,"天帝又如何知道,同为妖兽,龙族会不会倒向上古妖族呢?跟何况那申公豹还是敖丙的师傅呢。"她刻意提到敖丙,就是要让天帝明白,他的血脉也是龙族。

"温柔是为了迷惑敌人。这是才是你啊,昊天。"敖广只是淡淡看着,九重天上庄重的天帝取代了刚才温柔的男人,"敖羲无礼了,天帝别在意。"

"你们不会,"昊天笃定地上前,"因为你们更想要九重天的人情,你更想要我的人情。所以,龙王,想要什么明说吧。"

死一般的寂静,良久,敖广才说到"那天帝答应我三件事,我便同意相助九重天。"

"说吧。"

"第一件事,我要天帝当着三界的面下嫁于我。"

不管是仙官或是敖羲都是震惊的,他们甚至不该相信自己的耳朵,神色茫然。

昊天也是一时的怔愣,敖广走近了昊天,用只有两人能听见的声音,轻笑道:"你曾强迫我于你床畔,这份耻辱你该还回来。"

"你把那些日子当成耻辱?"昊天直直看着敖广,一字一句说得咬牙切齿。

敖广靠在昊天耳畔,轻轻叹息:"难不成,当成情爱吗?"他很快往后退了一步"天帝若不答应,且不必再谈。"

"这怎么能答应?天帝下嫁,前所未闻!"

"奇耻大辱!"

"有损天威啊!"

昊天身后的仙官窃窃私语,声音回荡在深渊中。

"本座可以答应,不过本座还想要借东海龙珠一用。"

"陛下!""陛下!"

一旁冷眼看了许久的月老,上前向敖广行了一个礼:"龙王,天帝下嫁有损天威......"

"我给你们选择的余地了。"

月老摇摇头,"能否请龙王退一步,只让在座的众位知道天帝下嫁。"

几位仙官的神色有些疑惑,不明白月老的用意。

"你的意思是?"

"天帝下嫁,以面纱掩面,别告知天下。"众仙官一下明白了过来,龙王无礼的要求提的坚决,如此做的确是挽回颜面的方法。

"掩耳盗铃,的确是你们九重天的风格。"敖羲张扬地笑着,对九重天的虚伪厌恶到了极致。

敖广仔细看着昊天,希望从他眼中找到羞耻,不过昊天的神情却淡然,好像并不把这耻辱当回事。

敖广有些失望,不过想着来日方长,他点头:"可以,三日之后,是个好日子,我要看着三界的人来参加婚礼。"

两三次发完全文,下章全面虐攻(也许)

评论(12)

热度(564)